少年文学 > 言情小说 > 《吶,老师(上)》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七章

    其实,他迷迷糊糊,还是有意识的,只是,实在太羞耻了,所以一直不敢抬头看人。自己是个己年过三十五的男人,却不顾身分伦常,不但和比自己小一轮的昔日学生上床,还在他身下低吟宛转、丑态百出,一想到刚才种种激情画面,苏珣就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深深埋起来。

    「老师,腰抬高一点。」

    浴室中,男人抱着他,坐在浴缸中,长指伸入他后穴,轻轻拨弄留在他体内的液体。感觉男人的精液随着手指流出体外,滑过肌肤的异样感让苏珣满脸羞红,咬住下唇

    「老师,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喜欢这样热情的你。」男人在耳边轻笑,不时啄着他发烫的耳垂。

    清洗完毕后,华剑凛扯下白色浴巾,将苏珣抱出浴室,轻轻放到床上。

    刚才激烈的情事,让苏珣全身像被辆坦克车碾过似的,连抬起一根小手指的力气都没了。男人将他揽入怀中,大掌轻轻揉捏着他酸胀不堪的腰部

    笼罩全身的熟悉气息、抬头可见的英挺脸庞,都令他内心恍惚,乍悲还喜,几疑自己仍在梦中。

    「老师,干嘛这么看着我?」

    看到他流淌着淡淡悲伤的眼眸,华剑凛低下头,抬起他的下巴,「放心吧,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欺负你了。」

    闻言,苏珣立即警惕起来,眼神流露出明显的怀疑。

    「不过小小欺负一下,可能还是会的,谁让你哭的样子这么迷人。」果然,华剑凛又露出了恶劣的笑意。

    苏珣瞪了他一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华剑凛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老师,我说过吧,这里有你。请相信我。」

    男人的心脏跳得很有力、很沉稳,真的可以相信吗?

    苏珣无意去追问究竟。

    这本来就是一场飞蛾扑火般的恋情,从开始那一天,他就很清楚。只是这一次,这次和六年前截然不同。

    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任男人步步侵入内心,深入到根本无力抵抗的地方。这种难以抗拒的爱、身陷泥沼的不由自主,令人感觉悲伤而无奈。

    为什么一点都没有长进?为什么总是无法说不?为什么爱一个人,会爱得如此深切而无望,即使躺在他怀中,也无时无刻不在恐惧明天分离的来临?

    这一次,如果自己最终还是被抛弃,他,是否能承受?

    「华剑凛,明天,太阳会从东边升起吗?」

    牛头不对马嘴的奇怪问题,令男人诧异地扬起剑眉,「当然会。怎么了,老师,干嘛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既然太阳仍会从东边升起来,那么,我想睡了,我累了。」苏珣轻轻闭上眼睛。

    不去想明天的问题,谁知道明天会怎样?可能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可只要真正的末日还没有来临,他就愿意像现在这样,沉溺在男人的怀抱,掩耳盗铃地生活下去。

    「晚安,老师。」

    耳畔传来低语,脸颊被轻轻吻了一下,一股温暖的气息,将他轻轻包围。苏珣动了动,在男人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着他的手臂,静静睡去。

    华剑凛抱着怀中削瘦的身材,心里感到说不出的满足。

    长夜漫漫,经常动不动就失眠的他,第一次闻着怀中的清淡的气息,睡得像块石头。

    「新星幼稚园」,下班时分。

    「老师,再见。」被家长领走的孩子,朝苏珣挥挥手,小脸像花儿一样可爱。

    「再见。」苏珣目送他们离开,唇间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

    确信再无人留在园内,苏珣再次检查了一遍门窗,把外面的铁门锁上,一回头,就看到梧桐树下的男人。

    苏珣怔了怔,快步迎上去,「你什么时候来的?」

    「才来没几分钟,见你在忙,就没有进去。」华剑凛今天穿了套黑色西装,高大的身材及俊冷的五官,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那晚过后,苏珣已经做好了没有后续的心理准备,不想给自己过多期待,以免受伤。没想到第二天,华剑凛再次出现在自己工作的地方。

    「老师,中午打你手机,为什么不接?」华剑凛劈头就问,脸色不是很好。

    「哎?你有打电话给我?」苏珣摸摸裤袋,掏出手机,一看,抱歉地说:「啊,我忘了开机,因为平时都没什么人打给我」

    「以后手机要随时开着!」华剑凛狠狠瞪了他一眼,抢过手机,把自己的号码输进去,道:「走。」

    「去哪里?」

    「吃饭。你喜欢中餐还是西餐?」

    「呃」苏珣迟疑道:「老是在外面吃太油腻,而且也浪费钱,不如在家里吃吧,我做给你吃?」

    「好啊,我求之不得。」华剑凛坏坏笑道:「没想到老师会主动邀我到家里去」

    男人暧昧的低语,不怀好意。苏珣呆了几秒,才明白他意中所指,不由得涨红了脸,「华剑凛,你不要想歪了。我是真的觉得没必要浪费这个钱,而且外面的菜会放很多味精,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老师。」

    回答他的,是男人爽朗的笑声。

    因家中的食物不多,回家前,苏珣和华剑凛一起去附近的超市购物。华剑凛负责推车,他则负责挑选,看到什么想吃的,就扔入车中。两个大男人,在超市里东看西逛,恍惚间很有共同生活的感觉。

    华剑凛抢先结了帐,苏珣也不和他抢,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回到苏珣的公寓,开始做晚饭。

    出乎意料,华剑凛并非下不得厨房的男人。事实上,他做助手很合格,手脚快、动作敏捷,三下五除二就把菜切好了,还切得像模像样,可见经常在家中帮厨。只是他不善于煮菜,看到他狠狠舀了一大勺盐,就往锅里扔的样子,苏珣吓得大叫,连忙叫他住手。

    「你去客厅看电视吧,我这里马上就好了。」苏珣推推他。

    「不要,我想看着你做。」华剑凛赖在厨房不肯走。

    「这里油烟重,你待着干嘛,去客厅吧。」被他炽热的眼神盯着,苏珣浑身不自在,差点把盐当成糖。

    「老师,你炒菜的样子真贤慧。」华剑凛轻笑道,自后面抱住他,热气阵阵喷到耳边,苏珣手一抖,勺子差点没掉到地上。

    「你还到底想不想吃饭了?」苏珣粗声掩饰着自己脸红的窘态。

    「好啦,走就走。来,亲我一下。」华剑凛把脸凑过去,一副耍赖的样子,苏珣无奈,只能在他脸颊匆匆一吻。

    「不合格!」华剑凛抗议,把他揪过来,狠狠堵上了他的唇

    菜要糊了!心里有声音在提醒,意识却迷迷糊糊,沉醉在浓烈的深吻中

    好不容易才结束,苏珣红着脸,把他赶出厨房,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们今晚就休想吃上晚饭。

    最终,苏珣还是成功地端出了四道菜,都是家常便饭,一素两荤再加一个海鲜豆腐煲。看似简单,但越简单的菜越难做。闻到浓郁的香味,早坐在餐桌上的华剑凛一脸期待地尝了几口,竖起大拇指,「真的很好吃,老师,你的手艺绝对可以去饭店当大厨了。」

    「哪有这么好?」苏珣坐下,拿起筷子。平心而论,他觉得自己做的菜还可以,但离能当饭店大厨的级别,还是差远了。不过,辛苦忙了半天的成果,得到男人如此肯定,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华剑凛不停往嘴里塞东西,吃得津津有味,看上去十分香甜。

    「慢点慢点,别噎着了,又没人跟你抢。」见他一副饿死鬼的样子,苏珣连忙给他舀了一勺海鲜煲的汤汁。

    「老师,你不知道。我中午都没吃饭,饿得半死。」华剑凛可怜兮兮地说。

    「怎么可以不吃午饭,胃会饿坏的。」苏珣皱起眉头。

    「我们跑业务的,一忙起来,哪顾得上吃饭?一般就两顿,早上一顿,晚上一顿。」

    「这样不行啊,现在年轻不觉得,万一把胃饿坏就糟了。我给你准备便当吧,寿司啊三明治之类,我都会做,很简单。可以放在公文包里,饿了就可以吃干嘛这样看着我」苏珣摸了摸自己的脸。

    「老师,你要改行当我老婆吗?」华剑凛坏笑道。

    「什么老婆别胡说八道!」被这个称呼呛到,苏珣的脸一下子飞红,「我只是担心你的胃」

    自己纯粹的担心,传到对方耳中,无论怎样都会被曲意解读,苏珣开始后悔方才不经大脑思索的直接。

    「老师,你这样会把我惯坏。」华剑凛含笑看着他,「不过,话既然说出口,就不能收回。以后,你每天给我做一个便当吧,我会把它全部吃完的。」

    每天一个便当,也就意味着,可以天天见到对方。

    看着对方飞红的脸颊,华剑凛怦然心动。

    夜已深。

    华剑凛摆明了一副赖在他家不走的样子,苏珣看看客厅的挂钟,再看看窝在沙发中悠闲自在、完全把他当成抱枕的男人,苦闷地说:「华剑凛,已经十点半了」

    「我知道啊。」华剑凛低头看着怀中的他,亲了亲他香香的脖子。

    沙发不大,窝着两个男人,非常拥挤。

    两人前胸贴后背,毫无缝隙。华剑凛把他像抱婴儿一样,环拥着看电视。苏珣很不适应,却无法挣脱男人的铁臂。

    柔软的臀部,抵到了一处不断膨胀的热铁,男人已不知何时勃起,赤裸的欲望令他暗暗惊心。上次狂欢的激情仍残留在体内,一想到那些片段,就羞愧欲死。现在再次直面男人的热情,苏珣只觉一阵心跳,口干舌燥,不知该如何是好。

    「老师,我口渴了。」华剑凛用脸轻轻蹭着他的脖子,新冒出的胡渣,扎着他的肌肤,又麻又痒。

    「那你就放开我啊。」苏珣无奈地说。给男人泡好的菊花茶,好端端放在茶几上,只需放开他,伸手一抅,就能拿到。

    「可是我要你喂我」华剑凛用牙齿轻轻咬着他的耳垂,并往他耳中吹热气脊柱骨一激灵,苏珣觉得下腹一绷,胯下开始不安地骚动起来。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苏珣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让他听出异样。

    「不要我要你喂我不然我就在这里要你。」华剑凛盯着他的眼睛,深邃的眼眸中欲火闪烁。

    苏珣只能拿过茶杯,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然后偏过头,以接吻的动作把水喂到男人口中,两人的嘴唇黏合在一起,有一些水渍溢了出来,流过脖子,却没人在意。水喝干了,深吻仍在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