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起解山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活擒

第三十一章 活擒

    屈无量微微点头,道:

    “老六,不用多久,这个场面便可结束,姓龚的一伙人,业已是强弩之末了。”

    庄翼小声道:

    “得留着龚慕侠。”

    屈无量讶然道:

    “为什么?”

    庄翼道:

    “钱锐还扣在他手里,如果姓龚的挺了尸,咱们去那里搭救钱锐?”

    屈无量道:

    “好吧,便留他多喘口气吧!”

    就在二人对话的当口,“玄波”金一鹤已痛下煞手,袍袖之中已然标射出一只尺许长、小指粗细的钢钉,洪吉奋力挥动白漆扁担横架,钢钉“夺”的一声竟穿透扁担,带得洪吉整个身子打转,他兄弟洪祥见状大惊,急速扑上救援,金一鹤则突兀反扑洪祥,两边势子都急,-时接近到几乎相撞的地步,金一鹤就在彼此将要接触的须臾,猝向斜走,洪祥的黑漆扁担尚未挥落,人已杀猪般惨嚎起来——谁也不曾看到,另一只钢钉是什么时候插进他左胸的!

    洪吉始一站稳脚步,洪祥已经眼瞅着活不成了,他此刻方经领悟,人家攻他为虚,故意造成危急情态,引洪祥来援,从而夺洪祥之命是实,这种围赵打齐的谋略并不复杂,可悲的却是反应上慢了一拍。

    双目几欲突出眼眶,洪吉长号着将一根白漆扁担挥舞得有如狂风怒浪,挟着碎石裂鼎的强猛力道卷向金一鹤,光景恨不能一下子便把金一鹤捣成肉浆!

    预料会是这么一个状况,金一鹤等待的也是这么一个状况,他身形恍同秋叶飘旋,敢度于对方凌厉的攻势间隙穿飞闪掠,袍袖倏挥,又一只钢钉射出,但见光影映-,快逾闪电,在人们的视线未及追摄之前,洪吉已蓦然步履颠踬,连连以扁担撑地,又自全身一挺,打横逆倒!

    那只钢钉,钉入的部位正是洪吉的咽喉,所以,难怪他不曾出声嗥叫!

    屈无量叹一口气:

    “老三的‘阎王钉’威力不减,最机巧的是那只变化莫测。”

    庄翼当然清楚三师兄在这所谓“阎王钉”上的修为。前几年,他亲眼目睹金一鹤于关外“长白山”麓以“阎王钉”打狼,约莫是三十多头的一窝狼群,金一鹤用十二只“阎王钉”就全部歼杀殆尽,一钉出手,往往串起两三只恶狼,那种狼尸漫天翻腾,就地哀嚎的景像,真个又凄厉、又过瘾。而且.前后仅只几次呼吸的空间,一切俱已结束,钉的贯穿力道,射出时的奇妙角度,委实令人叫绝。

    “来红”谭遇春的招法已越来越紧密,越来越暴烈,一柄无扇钢扇,时而“哗啦啦”展现为弧形的刀面,收拢并指有若短戟,运用之精,有若如臂使指、随心所欲的程度,陆挽危双斧虽利,技艺虽绝,造诣上到底逊了一筹,再加心中压力沉重,更感束手束脚,难以抗衡,败象业已十分明显。

    莫双浪力敌焦少宝,仍然是个缠斗局面,双方豁命拚杀,各逞所能,看样子一半时还不会有结果,屈无量一旁观战,早已面露不耐之色了。

    情形最狼狈的,恐怕要算龚慕侠了,他与“火雷”龙在田交手,被此实力相差悬殊,起先尚可勉强抵挡,到了后来,单剩挨打的份,处处受制,步步难迈,整个形势全已操纵在龙在田掌心,指南打北,得心应手,模样倒似在逗着龚慕侠戏耍!

    金一鹤走近屈无量,低声道:

    “大哥,不必要遵守一对一的原则吧?这本来便没有定规……”

    屈无量道:

    “你的意思是?”

    金一鹤道:

    “辰光不早,尽快了结才是上策。”

    望了庄翼一眼,金一鹤又道:

    “不过,老六不许动手,他的伤势尚未大好,可别又牵扯出毛病来。”

    屈无量颔首道:

    “当然。叫孩儿们历练、历练吧!”

    金一鹤回转身去,轻喝一声:

    “六合双鹰何在?”

    最里层的包围圈里,两名容貌情瘪、精气盈目的中年人的应声而出;金一鹤指了指莫双浪那边,冷冷的道:

    “帮着焦少宝早早的把姓莫的做了!”

    两人齐声回偌,而只在回偌的同时,双双飞身暴起,分左右齐扑莫双浪。

    金一鹤面无表情的再次点名:

    “前堂大执守甘祖光、中堂大执守唐信、后堂大执守万英何在?”

    三名彪形大汉立时挺身向前,个个全是一付跃跃欲试的神情,好象这一阵子下来,都被别得腻味了。

    金一鹤道:

    “五爷慈悲,你们代他‘替天行道’吧。”

    当三个“大执守”围袭陆挽危的一-,“疾风”鲍占魁不禁“噗”的笑出声来:

    “大伙听听,老三发号施令,还真他娘有一套呢……”

    屈无量笑吃吃的道:

    “而且分得出轻重缓急,你们看,老四逗着姓龚的找乐子,摆明了游刃有余,老三就不再锦上添花……”

    正与谭遇春拚得力竭气喘的陆挽危,顿见又有三名如狼似虎的大汉包抄上来,他感觉到的不仅是气愤、绝望,那股强烈的沮丧尤似黑潮般浸没了他,一-间,他体认出自己的无力回天,顿悟及大势的走向并非个人的能耐得以扭转——甚至赔上姓命也于事无补;突兀里,他珍惜起将来,他发现人世间毕竟美好,至少,要比那未知数的幽冥界来得踏实可靠,意念闪过,他急窜而出,双斧“呛郎”掷地,嘶声大喊:

    “我认裁了!”

    莫双浪也毫不犹豫,他的拜兄陆挽危始表明态度,他跟着暴退丈外,双枪用力插入泥土,两臂下垂,摆出一付“束手就擒”的架势:

    “算你们狠,我服输就是……”

    谭遇春有些犹豫的停止进招,他转头望向屈无量,要看看大师兄是个什么意思?同时焦少宝和“六合双鹰”也歇下手来,三双眼睛亦投注在当家的脸上,等候指示。

    两军对阵,不杀降将,这不但是沙场上的传统,也是江湖间的规矩,而“祭天斧”陆挽危和“伏地枪”莫双浪更未对“六合会”的人马造成伤害,照道理说,曳甲弃刀之余,实在也没有赶尽杀绝的必要了。

    屈无量若有憾焉的叹息着:

    “居然来这一招,岂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唉,看光景,是格杀不成了………”

    庄翼忙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大哥,况且又无深仇大怨,抬抬手,得过就过了吧。”

    屈无量笑道:

    “老六,公门饭吃下来,倒把你弄得心也软了,也罢,依你的。”

    说着,他朝谭遇春及焦少宝一干人挥挥手,漫声道:

    “放人。”

    这两个字韵出口的须臾,“火雷”龙在田已断地半声,左手红球击飞龚慕侠的一对“判官笔”,右手红球奔闪如电,重重的撞上姓龚的小腿胫骨,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龚慕侠已双手抱膝,滚地哀号了!

    屈无量招呼道:

    “老四,留活口!”

    陆挽危目睹此情,更觉无颜,连一句“山高水长”的场面话也不及出口,拉着莫双浪调头便走,两个人的兵刃仍置原地,敢情家伙都不要了。

    龚慕侠痛得面孔扭曲,满额冷汗,却急吼吼的怪叫:

    “陆挽危、莫双浪,你们不能走,不能走啊,当初大家是怎么说的?你们怎可临阵退缩、图自苟活而弃我于不顾?你们还要不要脸、想不想朝下混?”

    任他如何吼叫,陆挽危与莫双浪皆充耳不闻,反倒走得更急、更快了。

    龚慕侠不由肝肠寸断、欲哭无泪,人坐在地下,伸一只手不停拍打,直有哭天抢地之势:

    “这算什么江湖信义、武林道统?又算那门子成名人物?我一个一个操他们的娘啊!拿了我一万多银子的前金,就这么不疼不痒的走了活人,撤手不管啦,没脸没靛的两个东西,你们还我的钱,还我的钱来……”

    “疾风”鲍占魁“啧”了一声:

    “乖乖,姓龚的莫不成是疯啦?”

    “火雷”龙在田哼了哼,道:

    “自己一条命能否保住犹难说,还想退钱哩,往那里去退?”

    庄翼道:

    “姓龚的已达而立之年,怎么尚如此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不同小孩子撒野一样?”

    屈无量一拍手:

    “结束了,孩儿们,先把这强劫民女的杂碎给我捆起来!”

    “六合双鹰”虎扑而上,两个人手上两条牛皮索.只眨眼之间便动作俐落的将龚慕侠绑了个结实。

    鲍占魁转头问道:

    “人是捆起来了,大哥,却待怎生处置?”

    屈无量道:

    “简单之至,逼他吐出钱锐的下落之后,一刀砍了拉倒,想热闹点,弄去林子里挖坑活埋也行,谁有兴趣谁去看,我可不凑合了。”

    庄翼提高了声调:

    “焦少宝,这个差事交给你办,问清楚姓龚的,把钱锐藏匿何处?”

    焦少宝躬身响应,大步向前,一把提起龚慕侠拽出包围圈外,这一拖一拽,触动了断骨伤重,痛得他杀猪似的嚎叫不已!

    院落内的鏖战似亦有了结果,樊庆堂领着两名“六合会”的弟兄奔了过来,气吁吁的向屈无量禀告:

    “大当家,里头的纷争全摆平了,来敌共有十三员,为首那个叫齐昌,号称‘渭水钓龙叟’,除了他被生擒之外,其余当场砍杀七名,跑了两个,另外尚活捉了三员,请大当家谕示如何发落?”

    屈无量道:

    “我们的人可有折损?”

    樊庆堂道:

    “大锤手谷牧远挂彩.中堂二执守黄光战死,还伤了两名头目,‘起霸山庄’也有两个‘红衣把头’负创,最抱歉的是铁捕段头儿始才愈合的肩伤又扯裂了……”

    屈无量还算满意的道:

    “总结起来,我们多少占了些上风,这一仗,应该是打赢了,樊庆堂,那边的事交给‘起霸山庄’战百胜去处置,你传令下去,鸣金收兵啦!”

    樊庆堂问道:

    “俘掳的那几个,也交给战大总管么?”

    屈无量瞪眼道:

    “堂口里粮食多了不是?带回去好奉养?”

    庄翼道:

    “庆堂,怎么齐昌又来凑热闹了?上次放过他,原不指望他感恩图报,但再怎么说,他也不该伙同姓龚的来与我们作对!”

    樊庆堂笑了:

    “姓齐的一直口冤,六爷,他说他事前根本不知道这场——里有你老插手,他只晓得对象是‘起霸山庄’,没料到这一来又跟咱们碰头啦!”

    庄翼摇摇头:

    “天南地北,偏凑得这等巧法,冤家路窄不是?”

    樊庆堂谨慎的道:

    “六爷的意思是?”

    庄翼低声道:

    “转告战大总管一声,就说请他从轻发落,能不结子最好——另外,苏姑娘没事吧?”

    樊庆堂道:

    “是!我这就跟他去说了;苏姑娘毫发无损,对方被杀的七个人里面,倒有三个是死在苏姑娘剑下,她那身本事,可真叫一点也不含糊!”

    庄翼放心是放心了,却忍不住叹气:

    “一个姑娘家,杀性太重了总不好,找个时间,得切实劝导劝导她……”

    樊庆堂离去之后,焦少宝已转了回来,他面对庄翼,若无其事的道:

    “六爷交待的事已经问明白了,钱头儿被囚在‘老龙口’西大街南牌坊右边第三间一家磨坊里,人受了点伤,并无大碍,请六爷的示,接着该怎么办?”

    庄翼道:

    “就一遭麻烦你吧,焦少宝,你马上跑一趟,去救钱锐出来,然后送他到范六指那里治伤,你们不必再来这里,回钱锐住处将他安顿好就行。”

    焦少宝答应着匆匆走了,庄翼向他二哥鲍占魁道:

    “姓龚的没叫焦少宝弄死吧?”

    鲍占魁笑道:

    “好象还活着,不过似乎吃了点苦头,要论刑求逼供,搪得住焦少宝那几下子的角色还不多。”

    屈无量走过来道:

    “这里打理清楚,我们也好走人了,老六,你还有事么?”

    庄翼道:

    “大哥,我看,把龚慕侠也一块交给战百胜算了,他们之间的过节,由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犯不着越俎代庖,横插一腿。”

    屈无量耸耸肩,无可不可的道:

    “随你吧,我都没有意见,只要你活始乱跳,能安身全命,其它一概好说。”

    这时,院门内人影映现,苏婕和战百胜双双奔来,尤其苏婕那一身鲜艳的红,耀眼刺目,老远就可辨认出来。

    向屈无量眨眨眼睛,庄翼赶紧迎了过去,若非大庭广众之下,他还真有几分张开双臂,将伊人拥之入怀的冲动呢!

    ***

    灯下,苏婕脸色悒郁的走了进来。

    庄翼把手中的书册置回小几,起身相迎:

    “什么事不高兴?看你眉头皱得这么紧?”

    苏婕心烦的说:

    “我师弟托人稍口信来,要我尽快赶回去一趟,说是范威那边又在找麻烦了!”

    庄翼“哦”了一声:

    “事情总要有个解决才好,拖在那里不是办法,你师弟官独行大概一向听你的听惯了,大主意便拿不下来,你回去一趟也好——”

    顿了顿,他又道: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苏婕道:

    “今晚上就走?”

    庄翼愕然道:

    “这么急干嘛?”

    苏婕闷着声道:

    “上次田老板的生意姓范的没揽到,就一直耿耿于怀,含恨在心,又跟我一场冲突之后损兵折将,缎羽而归,一口怨气越发难咽,这些日子来,他无时无刻不在亟思报复,设想算计我们。据道上消息说,这几天范威暗地里又在调兵遣将,积极布置,分明有所图谋,他的对象,分明是冲着我们来,万一发生状况,整个局面便不易收拾了!”

    庄翼沉吟着道:

    “但是,这两天我走不开,刑部‘恤刑司’明早就到,这一程是专来巡阅我这个衙门的,公事通达半个月前就来了,要编借口都不好编……”

    忽然笑了,苏婕道:

    “别自作多情.谁要你跟着去?”

    庄翼深深注视着苏婕:

    “没有人要我跟着去,但直觉上就认为应该跟着去,苏婕,我们似乎分不开了……”

    苏婕沉默了一会,柔情脉脉的道:

    “说真的,只要你有这片心就-,不一定非陪着我不可;这趟回去,情况怎么样还难讲,也有可能化险为夷,弥消变故,到底,范威得仔细合计他的胜算如何?稍稍欠缺把握,我谅他亦不敢蠢动!”

    庄翼搓搓手:

    “这是往好的方面想,如果形势急转直下,两边一旦血刃相向,爆发恶战,我不在你身边,怎么能以放心?唉,委实令人——”

    苏婕轻声道:

    “不用难为自己了,公事也不能不顾;我说过,回去之后,有惊无险亦当不住,但要情势稳定下来,我立时就返转‘老龙口’……”

    来回蹀踱几步,庄翼道:

    “这样吧,你今晚上先走,我叫焦少宝沿途随护.他是一把好手,绝对派得上用场,若遇上什么凶险场面,有他在,可以给你极大助益,两天之后,等侍候过上官老爷,我连夜赶去你那里会合!”

    苏婕喜形于色,眼波如水:

    “你真是这么离不开、舍不下我?”

    庄翼坦然道:

    “情起缘结,便心心相系,这岂是装扮得来的?”

    苏婕点头:

    “那么,我等你来。”

    俏眸一转,她又道:

    “知道来那里找我?”

    庄翼笑道:

    “‘凌波渡’东码头前街,‘官牌记’便是,我没有说错吧?”

    苏婕惊讶的道:

    “谁告欣你的?”

    庄翼一笑,搂苏婕入怀:

    “没有人告诉我,包括你,可是我自己会听会记也会去问,因为我怕万一那天你悄悄跑了,我总得有个地方去追去找呀!”

    偎在庄翼胸前,苏婕轻轻咬着他的胸肌,边吃吃而笑:

    “老总,说你坏,你还真个是不正经的坏呢!”

    夜静了,灯花爆开一个蕊,清脆的响声起处,蕊是成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