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青龙在天》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血洗大雁堡

第一章 血洗大雁堡

    半人高,绿油油,青穗上遍是芒刺的大麦,就在东南风的吹拂中宛似那无垠大海的波浪,一波婆的倒向一个方向,沙沙的麦穗互击声中,麦田中有着人语,仔细看那大块大块的麦田里,偶尔还会看到黑忽忽的几颗人头——不,是几十颗人头——呀,几百颗人头在蠕动着,因为只要麦子被风一吹,就会显出那些头挽黑巾的人头来!

    这处大雁堡内的公鸡已是叫第三遍了吧,有一辆“咕哩隆咚”响的大马车,正拉着一大车用大木桶装的桐油运向大雁堡,赶车的一根细竹长鞭子迎空“啪啪”抽得满天价响个不停,边口中狂叫:“快开门呀!”

    根本不用喊叫,因为单只车声就把堡楼上的七八名堡丁惊醒,只见堡楼上一个汉子边扣着上衣扣,低头往下叫道:“哪儿来的?”

    赶车的高声道:“凤翔景祥油行的车子。”

    擦擦刚睡醒的双眼,堡楼上那汉子道:“老丁,你下去看看车子上装的可是桐油不是。”早见他身边一个汉子边挽着腰带回头就往堡楼下面跑,一面自言自语道:“怪事情,一大早赶来一辆桐油车,谁家的?”半尺厚的大堡门拉开一个缝,姓丁走出堡门,越过护寨河的石桥,边拉开桥上石垛子,望着桥那边马车上的汉子,道:“谁家的桐油?”

    车上汉子既惊又急地道:“老乡,不得了啦,六盘山青龙会的人马出现了。”姓丁的一惊,道:“在哪儿?”

    赶车的急的直跺脚,道:“进去堡里我再告诉你行不行?”

    姓丁的手攀马车护杆,人已站在马车上,他见桶盖上印着“景祥”二字,伸手去掀桶盖子。

    赶车的道:“老乡,我只是想在贵堡躲一阵子,等青龙会的人一过去我便立刻上路回凤翔,要检查就进堡里看也不迟吧!”姓丁的露齿一笑,道:“这是倒行,也是规矩,再说青龙会的人还没个影儿呢,紧张什么?”

    边还仰面望向那大片大片的麦田。赶车的似是不耐烦的立刻帮着把只大木桶掀开来,只见果是黄澄澄的桐油。

    合起盖子,赶车的又道:“要不要再看?”

    姓丁的一笑,道:“你多包涵。”显然他是要每桶全得看。

    赶车的满面恼怒地道:“我说老乡,予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我今暂在贵堡将就一阵子,可并未给你们惹上什么麻烦,怎的大清早你就找罗嗦。”他一顿又道:“别的不提,单就我把六盘山青龙会人的出动这消息送来,你们大雁堡也该谢谢我,怎会的,不但不谢,反倒找起麻烦来了,什么意思?”姓丁的嘿嘿一笑,道:”你这消息对我们大雁堡而言,已经是发毛剩饭过了时了,两天前便知道了,所以你只一提青龙会,我这里像是稀饭凉水般的平淡,至于为何要仔细检查才放行,我这里不说你也该明白了。”

    “你们的消息可也真灵光,好吧,你就查看吧!”姓丁的顺序一桶桶的掀开来看,一桶桶的又全是桐油,拍拍最后查看而又刚合起来的桶盖子,姓丁的回头往堡门楼上叫道:“白大哥,全是桐油呀!”

    早听得堡楼上一人大叫,道:“开门!放车进来!”

    一阵“吱吱”响中,早见四面堡丁分别把两扇大堡门推开来,连石桥上的石垛子也有人跑过来移向一边。赶车的一声“谢谢”,“吧”的一长鞭挥出,只见两匹健骡四蹄一扬直冲过石桥,大车进了大雁堡的门。大马刚刚过了大堡门,就见赶车的双手用力一挽马缰绳,两匹健骡双双人立而起中,车上十六支大桶突然一支支冲天而起,漫天桐油飞溅中,早见十六个黑巾包头大汉一哄而出现在大堡门下。

    太令人惊异了,这怎么可能呢?明明一桶桶查过是桐油,怎尔会变成了握刀大汉。

    堡门下尚有六个堡丁,加上姓丁的共是七个人,他们尚未反应过来呢,早被十六个握刀大汉猛的围在堡楼下面一阵猛砍,就在凄厉的叫声中,一个个倒在血泊里。凄厉的狂叫声惊动了堡楼上住的人,姓包的一惊而吼叫不已地道:“鸣锣,大伙抄家伙呀!”

    锣声惊动整个大雁堡。

    但锣声早惊动躲藏在附近大麦田里的六盘山青龙会人,只听一片喊杀之声传来,守在堡楼上的人一眼望去,只见麦田里突然出现数百个,黑巾包头一身青衫握刀汉子,狂叫着往石桥这边冲杀过来。

    从堡上领着二十多人冲下来的堡丁中,姓白的狂叫着:“快把堡门关起来!”

    不料这时那赶车的已握着一把大砍刀,早把马车横在路中间,他的身后面,十六个挥刀大汉迎着姓白的二十几人狂杀起来!

    姓白的伸手掀起一支大木桶看,不由得破口大骂,道:“娘的老皮,竟然把油桶只装上面半尺深,下面连个桶底也没有的藏着人。”

    远处,堡外面已听得脚步声传来,那是大片脚步声,姓白的奋勇往堡门那面冲过去,三进三出的硬是被两把砍刀给挡了回来,看着石桥上已挤着黑鸦鸦一群挥刀大汉杀来,光景是再也难以阻挡得了啦!不由咬牙一跺脚,回头往堡内跃去,边狂叫道:“青龙会的王八蛋们杀进来了,快抄家伙呀!”这时候那些距离堡门楼最近的十几户人家,早一波波的抄起长矛大刀扑上去了,其中还有几个女人,她们看来似不输于男人,迎着冲进堡门来的青龙会仁兄们,一样不含糊的刀来矛往,如果青龙会的人要想冲进来,那得从她们的身上踩过去,血里趟过去!

    现在,青龙会的人就在大雁堡的堡楼内不过五十丈远处被堵下来,大雁堡的人似也是豁上老命的但有一口气在也不叫青龙会的人冲进一步。

    双方面已杀红了眼——大雁堡位在陕甘交界的一处高原上,这里高原方圆五十里,有几处村落散在几个地方,但就中以大雁堡最大,当然大雁堡也最富有,里面住着多一半都是有钱人。远处,麦田一边的官道上,有棵遮荫老杨树,风吹杨树抖,发出沙沙声音,一个身材窈窕的青衣女子,双手叉腰,面目寒寒的望着远处!

    远处正是大雁堡——喊杀中的大雁堡。

    这女子顶多二十三四岁,头上扎着一条泛青蓝紫的绚丽丝带,丝带是扎着一块天蓝色包发头巾的,麟皮蛮靴上各嵌着一只龙形银片闪闪发亮,有一条尺长的青龙正绣在她穿的那件粉红色短衫上,翠绿色的长裤裤腿紧紧的掖在她那双蛮靴里,现在呢——现在一轮红日自高原的一端照上了她的脸,啊,我们这回可看清楚了,她那一双星目,炯炯的迸发着比寒星还亮的光芒,挺拔如玉的鼻子,微薄稍翘的樱唇,嫩藕似的俏脸蛋,在那两撒细长入鬓的柳眉挑起中,表现的不是女性温柔一面,相反的,却在无形中流露出一股极端深沉粗犷的韵味,与那男人一般的悍勇与坚毅之气!一旁,有个背剑汉子,看来比这女子要高一个头,正小心的侍候在她身边!

    大雁堡内的搏斗仍在进行,但却依然在大雁堡的堡楼内不远处,显然那些黑巾挥刀冲进去的一群大汉被阻在那儿,光景是大雁堡的人全出动了。

    大麦田里,这时匆匆趟过来个四十上下的毛脸大汉,他跃到了大杨树下面,十分恭谨的对那女子施礼,道:“当家的,半个时辰快到了,韩彪的人还没有进展呢!”女子嘴角一撩,俏鼻子哼了一声,双目仍然直视着远处大雁堡,毛脸大汉轻声道:“呃,当家的准备……”猛的回头逼视着毛脸大汉,女子沉声道:“祈老八,这时候你又犯了老毛病了,你以为我是在隔岸观火?”

    叫祈老八的毛脸大汉涎着笑脸搓搓手,道:“我……我……是……”

    女子冷冷又道:“别忘了战局是操在我们手里的,大雁堡有六七百人口,能够动刀抢的也有四五百,如今韩彪也只冲进去百来人,竟然没有一个往外退的,显然大雁堡内还藏有实力,如果不把这股实力诱出来,万一躲藏在某一暗处,等我们的人全部冲进去,他们来个后面兜,你说怎么办?”祈老八忙点头,道:“对对,当家的思虑周密。”

    女子拂拂发带,又道:“兄弟们投靠在青龙会下,辛酸的过着刀口舐血日子,虽说是被人们看着命不值钱,但是死也得死得轰轰烈烈,死得值得呀!”

    姓祈的未敢再多话,女子却冷然又接道:“西凉槐山,我爹身中三十八刀,他忍着一口气被兄弟们抬回六盘山,我不会忘记爹对我说出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老人家的最后一口气:姓劳的血要为青龙会流,别为他报仇。”

    祈老八哑着声音,道:“老当家一生为青龙会,至死也没忘青龙会,忠肝义胆,弟兄们谁不敬爱。”

    双目直视着大雁堡,女子似是沉痛地道:

    “我劳爱接下爹的千斤担,退了婚约,走出闺房,领着兄弟们讨生活,每次行动我都为流血的兄弟们伤透了心,也流干了泪,可是,可是……”

    祈老八抖动着大毛脸,道:“当家的,青龙会上上下下的兄弟们,全都清楚当家的辛苦受累,这两年来,当家的已在青龙会里立了威严,祈老八最是佩服当家的,不论别的,就是最近的几次买卖,若不是当家的筹思慎密,只怕就不会恁般的顺利了。”

    劳爱轻声一笑,道:“有勇加上有谋,相辅相成才能水到渠成——哼,终于还是出来了。”

    祈老八抬头望过去,只见远远的大雁堡墙外面,分由两个方向,两彪大雁堡的人正吆喝着卷向那大雁堡正门,看上去两下里各有百多人。

    一声冷笑,劳爱沉声道:“祈老八,领着你的人冲过去。”

    一旁的祈老八手中长把砍刀一举,踏着麦浪跃去,他未开口,但大砍刀却在空中挥舞不断——于是,麦浪的沙沙声更见响亮,那些隐藏在麦田里的黑布包头汉子们,一溜烟似的跟着祈老八扑向大雁堡,清晰的看来足有两百多人。

    看看已近大雁堡,祈老八才狂叫一声:“杀!”

    “杀!”声在空中激荡,所有黑巾包头的汉子全跃上官道,紧随在祈老八身后冲杀过去。

    站在劳爱身后的一个瘦高汉子,仰望着祈老八的人已冲上大雁堡前面的石桥,已把包围韩彪的大雁堡人马引出堡外,他得意的一笑,道:“当家的真好计谋,眼看着大雁堡我们唾手而得了。”寒寒的望了远处搏杀的人群,劳爱道:“余唐,你别高兴过早,要拿下大雁堡还有得一场搏斗呢。”她注视着大雁堡又道:“除了大雁堡之主‘大邪刀’司马玄之外,还有三个人物也不是好惹的。”

    余唐微微笑道:“当家的放一百二十个心,司马玄是什么东西,他那三个上不得台盘的手下更别说了,等一等双方正面兜上,看余唐挑肥捡瘦的收拾他们吧!”

    侧头一声冷哼,劳爱怒道:“一个自大狂的人便是骄,骄者必败,你连这个道理也不懂?”

    余唐一愣,忙低下头,道:“是、是、当家教训得极是。”

    劳爱又道:“你永远也别把敌人看轻,谨慎恐惧行事才能减少自己人的伤亡。”

    突然间,远处大雁堡的堡墙上面,二十多人腾跃如飞的往石桥这面跳下来——劳爱立刻不再多说的对余唐道:“约摸着司马玄也该出现了。”她手指一处沟边又道:“现在你领着人斜扑过去,司马玄必是去拦截祈老八的,你还可以把他们退路堵住。”

    余唐似是早已等劳爱这句话了,他要证明自己刚才的话绝不是吹牛。

    施力举起一斧,余唐沉声喝道:“兄弟们,跟我上!”当先大跨步冲向一处斜沟。原来高原上没有河流,大雁堡在这高原上只有几个水坑,因应地势,大雁堡在四周开了一道护堡河,两季时候河沟有水,干季成了干沟,沟虽干涸却也很深。这时余唐引着他的近百名手下,冲出麦田,斜刺里自那已干涸的沟壕中掩杀上去,正迎着一个使枪壮汉杀来,余唐一摆双斧迎个正着。

    那使枪汉子挽了个枪花,‘嗖’的一枪点向余唐面门,边厉喝道:“一群不知死活的跳梁小丑,竟敢把主意打到我们大雁堡的头上来了,今日叫你来得去不得。”

    双斧飞舞中,余唐默默笑道:“王八蛋,你大概就是人称‘高原秃鹰’吧,老小子别以为你长了一脸红须就吓了人,余大爷还没把你放在眼里呢。”

    突然间,空中腾跃着下来一人,只见他挥动着手中一把既宽又大的三环四眼钢刀,厉烈地道:“洪老弟去拦堡门下那群王八蛋,把这狗东西留给老夫来收拾。”

    铁枪连刺中洪亮跃身后退,边对来人道:“这小子八成就是这群狗东西们的头儿。”

    是的,那说话的正是“高原秃鹰”洪亮,他尚未跃出三丈,早闻得余唐冷笑道:“‘大邪刀’司马玄,余大爷今日有幸一会了。”洪亮怒骂道:“狗东西竟认得我们堡主!”

    三环四眼钢刀平举在胸前,“大邪刀”司马玄怒道:“既知我司马玄,竟敢虎口拔牙,你们究竟是哪条线上的,说出来也叫老夫掂掂够不够份量来袭我大雁堡。”嘿嘿一声干笑,余唐道:“知道你‘大邪刀’,那是为了如何对付你,摸清大雁堡当然也是为了买卖方便,行动顺利,如此而已!”司马玄怒道:“哪条线上的?”

    余唐双斧一扬,冷哼一声,道:“别管爷们是哪条线上的,你我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我的儿!”

    三环四眼钢刀斜劈暴斩,司马玄厉吼道:“我活劈了你!”

    “当”的一声,钢刀的刀刃正砍在余唐左手板斧上,一溜火星中,余唐不退反进,右手板斧平向司马玄的腰眼砍去,同时暴抬右足随斧而上,直踢司马玄的下裆。不料司马玄嘿然一声,双手握刀下压如电,双肩一斜,人已闪出一丈外。

    余唐冷笑道:“你走不了的!”双斧平推中人已直欺而上。“大邪刀”司马玄拖刀又旋,看似在躲闪余唐的追砍,那余唐已几乎斧刃不离司马玄脑后半尺了,不料司马玄突的身子倒翻中,手中的三环四眼大钢刀“哗啷啷”响声中,竟一闪而送向余唐胸怀。

    身子尚在空中,余唐绝想不到司马玄会施出这招拖刀计,一时间无法躲闪,不由一咬牙,双斧一横一竖,直往下面冲进来的司马玄头上劈去,他的整个身子却成了大敞门,光景是怎么下刀随你便,老子非拖你老小子垫底了。

    这是同归于尽的杀法,司马玄当然不是傻子,虽然钢刀已沾上对方衣衫,为了自己的头颅完整,也只得见好收场的举刀挫斧,斜身往外闪去。

    血在余唐的胸前往外淌——司马玄冷笑着道:

    “下一刀大爷就会开你的膛,大个子你可得小心了。”连低头看一眼也没有,余唐狂吼一声道:“余大爷小看你老小子。”双斧舞出一路激荡人心的劈山斧法,立刻与司马玄二人拼杀在一起。

    附近大雁堡门楼附近,“高原秃鹰”洪亮正迎上祈老八对搏起来。

    祈老八是一把长把砍山刀,二人这一照上面,谁也懒得再开口多说话,只见二人就在堡楼下好一阵对砍对刺,不旋踵间,二人已消失在门楼内——多少的凄历惨叫声——更多的怒骂喝叫声——在刺耳的金铁交鸣与不断的奔腾中,地上已是残肢处处,血流成河了。

    突然间,堡内有人狂骂,道:“臭娘们也敢在大爷们面前动刀,找死!”

    是的,大雁堡内有不少女人也上阵了。

    这时韩彪的第一批攻进大雁堡的百多人,似乎已深入大雁堡的那条巷道中了,因为“嘭嘭嘭”的砸门声不断的传过来,且夹杂着不少娃儿的哭叫。

    堡门附近,正有两个汉子围攻祈老八一人,那是大雁堡的“独臂铁拳”

    于敬堂与刚扑过来的“高原秃鹰”洪亮。虽然如此,但祈老八还是不把二人放在眼里,长把砍刀求自攻多守少而刀刀都指向洪于二人的脖子。石桥边上,“大邪刀”司马玄的三环四眼钢刀拼战余唐的双斧,那余唐胸前衣破血流,肋骨已现,但却更见余唐厉烈的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大邪刀”司马玄似已认淮余唐是这帮洗劫大雁堡匪徒的首脑,一心要先收拾余唐。

    就在余唐双斧久战司马玄不下,看看胸前鲜血涌流不已的时候,半空中突见人影闪晃中,斜刺里一支长剑打横正拦住暴斩余唐双足的一刀。

    这真是极其巧妙的一剑,就在“当”的响声中,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大元,替余唐包伤。”

    是的,这女子便是六盘山青龙会当家的,“小青龙”劳爱,她见余唐斧法已乱,显然已不能再战,一怒而接下司马玄的攻势。

    突见来一女子,“大邪刀”司马玄双目见赤的,吼道:“好啊!原来是六盘山青龙会的人呀!”

    劳爱似笑不笑地道:“司马堡主倒是见多识广,连五百里外的六盘山青龙会也一认便知,佩服!佩服!”

    冷冷沉声一哼,司马玄道:“高原上出现了一股强人,一个月不到,这方圆两百里内已被人洗庄劫寨的毁了四五处,传说中是个女子领的一帮强盗,远近只有青龙会的头儿是个女子,难道你还想否认自己就是的。”

    看着余唐在包伤,“小青龙”劳爱淡然道:“司马堡主别弄错了,我虽没有承认自己是青龙会人,可也没有否认,因为我根本不需要承认或否认,重要的是我们的行动,一次成功的行动才最要紧,你说呢?”“大邪刀”司马玄沉声道:“这么说来,你果真就是劳壮那个被人乱刀砍死的强盗头子的女儿。”

    忽的仰天打个哈哈,劳爱道:“不错,我爹是死于乱刀之下,但你大堡主可知道我爹死而不倒,最后一口气还聚在丹田而发出一声大吼,活活把正面举刀砍他的一人吓破胆子抱头狂叫而逃吗?直说我青龙会办的就是这种买卖,淌血掉肉实乃家常便饭,有什么好挂在嘴皮子上数说的!“

    “大邪刀”司马玄早闻得面前这女子比她爹的本事还要大,今见她又如此说法,心中也是一寒,但他还是双目直逼劳爱,又道:“大雁堡与青龙会素无瓜葛,你为何来我大雁堡施奸弄诈的赚开堡门杀我的人?”

    长剑一拎,劳爱道:“你不该问这句话的。”

    司马玄道:“洗劫大雁堡你会付出比抢得的金银财帛更高的代价。”

    劳爱毫不犹豫地道:“早在意料之中,又何用大堡主费神提醒的!”说声中长剑已自十分潇洒的连劈十八剑,那成束的刃芒,宛似一件闪亮的银丝网,直罩向挥刀抵挡不已的司马玄。就在一阵惊怒的闪跃中,司马玄胆颤心惊地叫道:“你你,你这可恶的女人,你会同你爹一般的遭报的。”长剑随着劳爱身形翻飞,光芒宛似银河流星,流星却汇聚于一点,那是司马玄的胸前,淡然的,劳爱道:“至少在报应未来之前,我先收拾了你!”

    “大邪刀”司马玄怒骂道:“你娘的,好大口气!”骂声中,双手紧握三环四眼钢刀狂劈暴斩,和身冲杀而上!

    就在一阵铿锵交击狂砍中,刹时双方各挥出二十八招!另一边,大雁堡附近,祈老八已是浴血奋战,洪亮的一肩也在流血,只有“独臂铁拳”于敬堂,以他那矮小粗壮的身子,一只右拳已不只一次的挡在祈老八的身上,只是祈老八连哼也不哼一声。

    两百多青龙会的弟兄边杀边狂喊,双方这是一场混战,一场不顾生死血肉横飞的混战。

    大雁堡的男人们似乎全都杀入了堡门这面,因为已进入大雁堡内的韩彪等一批兄弟们,如今正与一群妇女搏杀不已!

    大雁堡真的已全堡动员起来了。

    劳爱一面与司马玄交手,余目早把战况看了个真切,真的,如要胜利及早降临,唯有先收拾司马玄。心念及此,劳爱突然展开身法,长剑倏现倏隐中,刹时出现层层剑光回旋劲舞,宛似有千百支剑在她手中推展般的发出“嗖”与“咝”的声音,振颤中含着无与伦比的威猛!

    不错,这正是“追魂大八式”,也是劳爱的绝招之一。“大邪刀”司马玄突见劳爱身前身后尽是剑芒,就是分不清何处是真,哪里是虚,惊怒之下将心一横,三环四眼钢刀一阵狂扫猛砍,刹时空中刃芒激荡,气旋回荡,竟是他的成名刀法——断流刀。

    清脆的金铁交鸣中,劳爱低叱道:“来得好!”

    叫声里,只见她长剑在钢刀上疾点中,“唰”的一声回抽又送,以快得几乎令时光倒退的速度,斜步后跃,而对面的司马玄已是钢刀拄地左手捂胸,一张灰面已是汗水涔涔而下,他未低头看自己的伤,因为那是一剑要命的伤,司马玄用力的用手捂住不让血往外流——喘气怒目直视劳爱,司马玄道:“你——你要血洗大雁堡?”

    劳爱道:“杀人那是最后手段,青龙会只取金银财帛与牛马,换句话说,我青龙会只为银子拼命。”

    就在这时候,突然空中一声大喝,“独臂铁拳”于敬堂已奋不顾身的扑来。

    劳爱冷哼一声,横肩迎面而上,他这种猝然掠进身法十分怪异,于敬堂还以为她舒肩顶人呢,心中一喜,右拳已蓄势待击,不料双方快要接近——就在司马玄叫而未叫出来同时,“噗”的一声,于敬堂哑着大嘴巴摔在地上,他连哈大气不已……直到目凸出尚挤不出一个字来。

    拔出长剑来,剑上尽是于敬堂的鲜血,而司马玄却在此时迸出一口鲜血,他施力的怒视着劳爱,道:“你……你哪儿像是个女人,女人有你这般……

    残忍……“

    淡然的,劳爱道:“正如你大堡主所言,从我爹被人乱刀砍死的那天起,我便决心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大男人形象,我早已不把自己当成了女人了。”

    “大邪刀”司马玄突然仰天狂吼,道:“大雁堡的子弟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杀!”劳爱本已归剑入鞘,闻言“哈”的一声,一缕冷芒自司马玄的项上抹上——剑已入鞘,而司马玄的人头才跌落地上。

    就在劳爱的示意下,跟在劳爱身后的大汉突然狂叫道:“大雁堡堡主已死,青龙会兄弟们冲呀!”

    拼杀中,“高原秃鹰”洪亮高声喝道:“大雁堡兄弟们,别忘了堡主的话,宁为玉碎,拼个同归于尽呐!”

    劳爱正走到石桥边,闻言再次拔出长剑,道:“老八退下!”

    不料这时余唐又握着双斧走来,道:“当家的,你歇着,且看余唐来收拾这只秃鹰。”但,不料劳爱冷冷一哼,道:“你这轻敌的毛病什么时候才改得过来?”伸手一指大雁堡,又道:“快领着你的人卷进去!”余唐不敢多说,忙一挥手高声道:“兄弟们,跟我杀进去!”当先抡动板斧直逼堡楼下杀过去!“

    祈老八这时才觉得自己挂了彩,肩头大腿在淌血,背上还在隐隐作痛不已,但他咬着牙,咧着大嘴,白森森牙齿外露中,抛下洪亮向壁内杀去!

    “高原秃鹰”洪亮早就听说六盘山青龙会的当家是个女子,但却难以相信面前这位一颦一笑百媚生的女子,竟是统领着数百名杀人越货的强盗婆。

    铁枪一挽,洪亮唱道:“大雁堡青龙会,两方面各在道上混生活,为何你竟不顾江湖道义,背着叫人咒骂的恶名领人来洗劫大雁堡,难道就不怕道上朋友群起攻击?”

    劳爱不屑的翘翘嘴巴道:“什么叫江湖道义?说穿了还不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试问我爹槐山被人乱刀劈的时候怎的就没人站出来主持一下江湖道义的?”

    洪亮一顿手中枪,怒道:“劳壮老儿的死与我们大雁堡何干?你的这种做法岂不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真是岂有此理!”

    劳爱淡然一笑,道:“你错了,我根本就没有找什么仇人的打算,席卷大雁堡,只是延续我爹的买卖,数百口人的生活总是要混下去的,你说呢?”

    洪亮眼见地上死伤狼藉一片,堡内连女人的尖叫声也不时的传出来,人头似刀割般的吼叫一声,举枪便刺……口中尚自叫骂道:“老子同你这臭女人拼了!”

    铁枪已至面门,不料劳爱暴伸左手一把捞住枪头一端,借刀施力,他人已至洪亮面前,倒埋的长剑便在这时快不可言的抹过他的腰眼——“吭”的一声,洪亮恨死也未看清楚对方是如何扑进身的,当然,他更未看清腰上那一剑是怎么送上身的。劳爱连回头看一眼也没有,大步直往大雁堡走去,在她的身后面,近二十名青龙会兄弟紧紧的跟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大雁堡内已没有锣声。

    劳爱与跟在后面的二十几名壮汉,是踩着地上鲜血走进大雁堡的,堡内仍然有着零星搏杀,但显然对大雁堡而言,已是强弩之末了。

    突然间,有一处大房仓起火了,劳爱立刻大怒,道:“是哪个不听号令坏我的规矩,竟随意放火?”猛回头对背剑的大元沉声道:“去,看是谁放的火,该怎么办你是知道的,就别来见我了。”

    背剑的大元抱拳施礼,立刻腾身直扑过去。

    附近余唐突然持双斧跑过来对劳爱禀道:“当家的,想不到大雁堡里女人还真难缠,二十多名兄弟是被她们咬伤的。”走在巷道上,劳爱看了两边房舍几眼,一家家的门全关得牢牢的。

    不远处有个唱野台戏的场子,韩彪的人正在与一帮大雁堡的汉子拼命对砍呢,有个施双刀的,正与韩彪杀得难分难解,两个人全都在淌血,却是谁也不稍退让!劳爱冷笑一声,道:“那人必是司马玄手下大将,人称‘双刀将’端木良,只看他使动双刀那种身法,就知道手底下还有两下子。”一旁的余唐一听,也不多讲的跃身而上,口中厉吼道:“老韩一边凉快去,这小子由我余唐送他上路!”同韩彪拼杀的正是“双刀将”端木良,他正与韩彪一路自堡门杀到这野台戏的场子上,两个人似是半斤八两的早已对砍得气喘如牛,突见一个大高个子横里一斧劈来,忙举刀一架,不料余唐胸前虽是受伤,手劲却仍十足,就听得“当”的一声响,左手钢刀已被板斧劈落在地,端木良“嗖”的一声,立刻回身就走——他不能不走,因为他看到二十多人正向场中走来,这些人一个也不是大雁堡的。

    余唐一斧得手,见端木良回身就走,大喝一声:“哪里逃!”

    不料随后走来的劳爱早喝道:“让他去!”

    余唐道:“别人都能放,这小子可不能放。”

    连韩彪也叫道:“他是司马玄手下悍将,绝不能放他走!”

    劳爱冷喝一声,道:“别再多说了。”

    余唐道: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呀!”

    劳爱连正眼也不瞧地道:“别忘了我们干的是什么,如果怕人过后报仇,趁早收摊子回家喝稀饭去!”

    是的,当上强盗干的就是杀人句当,又岂会怕人寻仇!

    边走向一所大宅子,劳爱又道:“我们的目的是金银粮珠,人若逃走或是失去抵抗,就不会阻碍我们行事,又何必多杀呢?”

    端木良只是两个转弯,人已消失不见,有几处拼斗的人见端木良转身跳去,早抛下兵刃冲入屋子里去。站在大宅子大门前面,劳爱猛回头高声吩咐:“一个时辰后我们上路!”说完当先举步走进大宅子里面,迎面正碰见大步冲出来的几个青龙会兄弟。几个人见当家的已到,早见其中一人施礼道:“禀当家的知道,司马玄的一家老小全不知藏在哪个老鼠洞了,一个人也未找到。”

    劳爱冷笑,道:“人可以躲藏,马匹粮食总躲不掉吧。”说着,一径直往大宅内走去。

    “大邪刀”司马玄的这宅子可真派场,单只耳厢房就有二十多间,二道院内有个大粮仓,包谷大麦吃不完全用竹子箩旋堆得三丈高,塞得大仓内满满的。

    偏院有个拴马槽,三十多匹健马加上五十头老黄牛,看的劳爱直点头。

    从前院巡视到后院,劳爱并未稍坐片刻,她冷冷对一房跟上来的余唐祈老八韩彪等人吩咐:“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再交待了。”

    余唐早笑道:“当家的你只管放心,我三人照你的规矩行事。”韩彪一抡手中砍刀,高声叫道:“兄弟们!油盐粮食装车了,布匹衣服拣着拿,快!”祈老八大步跟着走出来,边叫道:“开始动手了,大伙可要把脑袋瓜放机灵呀!”正在这里,那背剑大汉已走来向劳爱道:“当家的,情况太乱,火不知是谁放的,有些兄弟们说,他们尚未杀到那儿,火已经起了。”

    劳爱见火势已小,问道:“被烧的是什么房子?”

    背剑大汉道:“小瓦房三间,听说烧死母女二人。”

    劳爱一怔,立刻急步赶过去,身后的余唐尚未走远,见劳爱去看着火的房子,不由道:“当家的就不用去了。”

    劳爱回头面无表情的道:“拉着你的人各要道守好,别的你就别管了。”余唐不敢多言,忙招呼他的人马分守各处去了。劳爱急步到了火烧小房前,火已被熄灭,浓烟仍在直冲云霄,她伸手轻推半烧焦的房门,未被推开来,转到烧毁的窗前,只见两具烧焦尸体躺在烧烂的炕上。双目稍闭又开,劳爱自言自语,道:

    “是引火自焚。”

    这原是极端悲惨的一幕,母女二人以为来了强盗、奸淫烧杀势所难免,不如引火自焚以保名节。劳爱未曾多看,双目再开,回头便走,在她心中正自惊叹,这些人又如何知道青龙会人的规矩,青龙会只是金银粮珠呀!

    大车已套好八辆,每辆车全是四马双套索,韩彪手下的人,如今能派上用场的不过四十几人,还有二十几个受伤的被抬上马车,连死的人也被堆在一辆大车上。这样,有四辆大马车是堆的布匹油盐粮食,尚有十几匹马也全驮着粮食与一袋袋的金银财物。

    提着一只大帆布袋,祈老八望着大步走来的劳爱,笑道:“当家的,司马玄这老小子真绝,他把这包东西藏在后屋的烟囱里,叫我跃上房顶取来了,哈……”劳爱一笑,道:“反正司马玄已用不到这些了。”边又回头对身后一人吩咐:“找人做饭,吃完了我们立刻上路。”那人忙施礼,回身就往大宅子里走去。

    劳爱边走,对身后一直跟着她的二十多名汉子,道:“大雁堡这趟买卖也着实费了我不少心血,如今看看这些成果,也算差强人意了。”

    其中一人笑道:“可不是吗,当家的为了这大雁堡,早三个月前就已经着手调查、筹划,也真够辛苦的了。”

    突然,韩彪匆匆跑来,道:“当家的,兄弟们想……想……”

    劳爱面色一寒,道:“想什么?”

    韩彪搓着手,道:“是这样的,大伙认为这大雁堡上上下下”男女老少皆可恶,我们的人也被他们放倒不少,如今只把司马玄的家当抄光,兄弟们实不甘心,最好每家挨户的搜,至少每户也可以再弄个三五两金银,这么一凑,加起来也有个上千两的,不知当家的……“

    劳爱怒哼一声,道:“你是听他们嚷嚷,还是听我的?”

    韩彪一怔又惊——劳爱沉声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别把自己不当人,要知道我们也是人,大小通吃的勾当,青龙会的人是不屑于干的!”突然,远处一声凄厉喊叫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