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凤凰罗汉坐山虎》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霹雳全鸳盟

第十九章 霹雳全鸳盟

    不到中午,汪来喜就睡醒了,他独个地溜到镇上兜了一圈,匆匆忙忙又赶了回来,背上背着一只竹篓子,也不知里头装的是什么,便就着屋侧空地,拼拼凑凑的把其中玩意搬弄起来。

    等到入晚,汪来喜才算工作峻事,却累得面颊垂塌,两眼发花,一双手膀子都几乎抬不起来啦。

    潘一心检视着汪来喜堆进屋里的这些东西,不禁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那是十几节五寸长短、龙眼粗细的青竹筒,一头是竹节做底,另一头用皮纸密封着;另有七八枚扁扁凸凸,状若图盘似的铁质物事,每一枚圆盘的侧沿都留着一个小孔,半卷黑色引信,便接在小孔之内;最奇怪的一样物件,乃是一面网兜,乌黝黝的麻丝网兜,网兜的顶端,延连着一根极为细韧的长索,另外,还摆着一个拳大的滑轮,就是这些玩意,竟耗费了汪来喜一个下午的辰光,至今,他午膳尚未用哩。

    姜福根这里翻翻,那里弄弄,莫明所以的道:

    “真搞不懂你,我说来喜二哥,你折腾了这一下午,弄出这么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不知有什么用途。看在眼里,实在叫人莫名奇妙……”

    汪来喜灌下一杯茶,把含在口中的茶汁“咕嘻嘻”翻漱着,然后又“咯”声吞下肚去,抹了抹嘴角的残渍,他嘿嘿笑道:

    “好叫你开开眼界,增增见识,姜三,看到那十几节细竹筒啦?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飞焰箭’,单手执握竹筒,拿皮纸密封的一端向前,对着硬物猛惯,竹筒便会立时炸裂,烈焰飞溅,烧起人肉来宛如烤猪……”

    姜福根乍舌道:

    “一只小小的青竹筒,竟有这么厉害法?倒是看它不出!”

    汪来喜得意洋洋的道:

    “最好你是不要尝试,姜三,这玩意一旦发威,能把你炸没了影;再来,你们注意到这几枚扁凸的铁盘子啦?却休要小觑了它,铁盘子中间紧塞着火药,将它理在地下,点燃引信,铁盘子就会爆开,它是由下往上爆,一家伙可以炸碎一窝子活人,不过引信得穿过一条软木管同时理进土里,这样点起来才不至泄出火花,被对方发觉。”

    姜福根不觉远远避开那些故扁圆形铁盘,语气里流露着几分戒惧:

    “来喜二哥,这玩意,呢,不会自己爆炸吧?”

    汪来喜笑道:

    “当然不会,否则你刚才摸摸弄弄的,岂不早炸开他娘的了?”

    潘一心问道:

    “这东西也有名称?”

    又倒满茶杯喝上一口,汪来喜颔首道:

    “我叫它‘隐地雷’,专门埋设在敌人可能大批聚集或出入的地点,燃起引线,炸他个人仰马翻!”

    坐在木桌边,原是愁眉苦脸的缪千祥,亦不由引发了好奇心,他指着那面网兜道:

    “来喜哥,这面渔网似的东西又是做啥用的?看似渔网,面积却较小……”

    汪来喜兴致勃勃的道:

    “这是‘遁天网’,救人用的,桩儿,你家媳妇能不能逃出魔手,端靠这面‘遁天网’了,我以前试验过几次,灵得很哩!”

    眼珠子不停打转的杨豹,有些迷惑的道:

    “先不说如何拿这面网子救人,来喜,那附连着的转轴又是什么个作用?”

    汪来喜详细的解释道:

    “原是二而为一的设计,就以‘勾子胡同’的地形来说,是条宽敞的巷道,两侧人家的后院里大多种得有百年老树,绿荫如盖,枝丫盘错,咱们不妨选择上一棵位置合适、枝干粗实的树叉,先把这‘遁天网’经过滑轮支点业已固定好的树叉垂扯下来,平铺于地,网上洒些落叶尘土什么的为掩盖,顶头的长索绕经滑轮贴着墙壁悬挂,叫他不易察觉,然后,几个伙计站在院子的另一边,也就是垂挂长索的树又底下,只要听到一声暗号,众人合力拖扯,被救的目标便被网兜卷裹而起,遁空飞走……”

    潘一心忙道:

    “慢来慢来,来喜二哥,我们将要搭救的人,如何才能知道网兜的位置,从而恰巧站到其上?”

    汪来喜笑道:

    “问得好,这就要靠事先的指点了,而暗示明喻的方法很多,临机方可应变,秋娘心眼儿灵活,要和她沟通,该不致太过困难。”

    杨豹插口道:

    “照你的说法,来喜,事先还要前往现地布置一番了?”

    汪来喜道:

    “当然,犹得我亲自去才行,姜三一个充我的下手就足够啦。”

    姜福根咕映着道:

    “像是看我特别顾眼一样,什么事都缺不了我这一份……”

    那一头,潘一心哈哈笑道:

    “能者多劳嘛,至少出了事你跑得快,回来送个信最称硬当!”

    “呸”了一声,姜福根骂道:

    “肥点子,就不会说些好听的?”

    杨豹又谨慎的道:

    “至于人质的交换,来喜,你是个什么说法?”

    汪来喜正色道:

    “照目前的情况而言,豹哥,银子怕是不好到手了,我的高思,只要秋娘能够平安回来,财物方面,倒不必过份强求……”

    杨豹苦笑道:

    “虎嘴攫食,本来不是桩易事,得了算白拣,不得也没折损什么,我固然遭了几天罪,他们亦饶上一个齐灵川,彼此是扯平了,其他想头,如今哪还谈得上了?”

    潘一心道:

    “辰光不早,来喜二哥,你和姜三也该上路了!”

    汪来喜站起身来,一边嘱咐缪千祥:

    “桩儿等会出去帮着卖野药的看守齐灵川,旁黑把姓齐的新堂屋移挂到前院里,是为了方便我们谈话,可别吃他得机跑了!”

    缪千祥答应着走向屋外,杨豹正对汪来喜殷殷叮咛:

    “你两个早去准备,今晚起更时分换人,还得来喜预定步骤,千万不能临时乱了阵脚,我们也会提早赶到集合地点……”

    于是,汪来喜与姜福根略作抄扎,把地下堆置着的各般宝贝归拢在竹笼里,两人合抬,搬到外面,这一趟,他们趁骑马入镇。

    起更时分。

    天上,仍有疏星,仍是半弦月。

    杨豹与汪来喜、姜福根、潘一心、缪千祥哥儿五个业已在汪来喜事先安排好的隐密处所守伏着,这一遭,连“卖野药”的崔鳌都上了阵。

    那张肉票齐灵川,也被安置在附近一个冷僻地方困觉,杨豹兄弟们不会点穴之术,却懂得如何将人绑得结实,再加灌上半碗蒙汗药,齐灵川此刻可服贴极了。

    在汪来喜的设计运筹下,他们兄弟每个人的隐伏处都经过特别的安全考虑同实效运用,无论是地形地物的掩护,进退的出路,应变的捷利,全已做过通盘衡量而选择了最适当的位置。

    现在,时辰已到。

    与昨夜的情势一样,仍是蹄声在前,车声在后,仍是十多条人影上墙登瓦,仍是庄有寿和裴四明进入巷中,当然,左右还跟随着三名手下。

    裴四明在巷底的香调前站定,双手叉腰,气冲牛斗的叱喝起来:

    “兀那杨豹同杨豹的一干狐群狗党给你家裴爷听着,眼下已到了换人的辰光,还不赶快夹着尾巴滚出来回话?”

    庄有寿故意阴着喉咙道:

    “老子们可没多等,风声早已放遍了这‘马前镇’,任你们装聋作哑,也不可能不知道这档子交易,除非,嘿嘿,你们是不想叫那葱白水净的花姑娘朝下活了!”

    回应着他的话尾,香祀上头张家后院的墙顶,一条身影突兀冒升,人站在墙头,像是一根随风摇摆的竹竿——不是姜福根是谁?这位“一阵风”先是冷冷一笑,才大马金刀,若有所传的发话道:

    “少他娘在那里鸡毛子喊叫,老子们不受这个唬;姓庄的,姓裴的,你们不中用栽了斤头,却拿着一个无拳无勇的女孩施威,横加掳劫,暴虐相同,你们还算是些闯道混世的角色么了哦呸,简直丢人显眼到了姥姥家!”

    斐四明注视着墙顶上的姜福根,厉烈的道:

    “你狂你狠吧,我们兄弟现下不与你几个计较,且等我齐二哥人换回来,咱们是骑在驴背看唱本,还有得瞧!”

    姜福根大声道:

    “那鸟操人不爱的齐灵川,拴在我们手里不但累赘,更且恶的慌,能早一刻送他出去,算是烧了高香,不必废话,你们先把韦姑娘送过来!”

    裴四明重重一哼,粗声道:

    “我们要先看到齐二哥,才能让韦秋娘现身——”

    墙头上的姜福根凶悍的道:

    “做得美梦不是?姓裴的,论武功,你们强,讲人头,你们多,齐灵川只要一亮相,你们要不仗势硬抢,才叫有鬼,这种邪当,我哥儿是万万不上!”

    回头看了庄有寿一眼,裴四明低声问:

    “大哥,如何?”

    庄有寿恶狠狠的道:

    “便依了他们,娘的,跳梁小丑,我就不信能玩得出什么花样,迟早也叫这几个狗东西倒翻肚皮横躺着!”

    裴四明微微点头,提高嗓门道:

    “好,爷们就慷慨一遭,也叫你们这干杂种瞻仰瞻仰爷们的风范气度!”

    说着,他向身边的一名手下打了个暗号,那人奔向巷口,顷刻间,车轮滚地的辅股声缓慢传来,昨夜出现过的那辆单辔乌篷车,又已再度出现。

    等车停定,裴四明哈喝一声,车帘掀起,仍是那两个彪形大汉,左右挟着不断挣扎的韦秋娘跳了下来。

    两名大汉挟着韦秋娘走到香词之前,裴四明“呼”的抖亮折子,让青红色的细微光焰在韦秋娘旁闪耀了片刻,才熄灭火光,呼喝着道:

    “看清楚了吧,姓韦的娘们已经带了出来,该你们让齐二哥亮相啦!”

    韦秋娘一张清水脸儿,被那毒森森的火折子光芒一映照,虽是须臾之间,却已明显出她形色上的惊恐与憔悴,好不可怜生的,墙头顶的姜福根不觉得什么,躲在右侧树丫中的缪千祥却感到心腔子一阵绞痛,险险把持不住,跌落树下!

    裴四明狞笑如鬼,又在吼叫:

    “不要想动歪脑筋,人摆出来了,你们也只能干瞪眼,若不交出我齐二哥,这个丫头现在是活的,转眼就会变成死的,包管叫你们汗毛都沾不上一根!”

    姜福根道:

    “只要你们不搞鬼,有诚意换人,我兄弟亦断不会节外中枝,另出花巧;姓裴的,稍等一歇,这已派人去提押齐灵川啦!”

    像是“提押”二字听着刺耳,裴四明“呸”的往地下少了口唾沫,咕咕咬咬不知在咒骂些什么。

    过了盏茶光景,庄有寿已是等得不大耐烦,他仰起脖子,火爆的叫嚷:

    “你几个狗头到底在玩什么把戏?韦秋娘我们早早就带来现场,我们的人却迟不见影,怎么着?是打谱来邪的么?”

    姜福根目光一闪,朝左侧墙项指了指:

    “少发熊,曙,那不是来了?”

    众人的视线立即移注他手指的方向,不错,是有两个黑呼呼的人影正好由墙头上跳了下来,后面一个押着前面一个,前面的这一位身材粗胖,行动瞒珊,似乎还加了绑,押人的朋友高头大马,形态膘悍,手上还拎着一把板斧——哈,他并非别人,“卖野药的”崔鳌是他!

    崔鳌押着的人,当然亦不是齐灵川,这一刻,齐灵川尚在某处睡他的大头觉哩,假扮齐灵川出现的,是潘一心,潘一心体态肥胖,黑暗里,与齐灵川的身影约略相仿,如果不出声,非得靠近了还真不易分辨。

    庄有寿左右的几名手下提起家伙便待逼近,崔鳌的大聆斧作势扬起,厉吼道:

    “通通给老子站住——韦姑娘不先放过来,休想释回姓来的,哪一个胆敢妄动,老子一斧头下去,也叫你们只能得回个死人!”

    摸摸鼻子,裴四明嘿嘿冷笑:

    “还真有点架势哩,娘的皮,人已攒到手掌心里,却愣要张牙舞爪,不服那口气,这狗娘养的分明是活腻味了!”

    摆摆手,庄有寿阴整的道:

    “事情就快结束了,可别在最后一步上出差池,齐老二还在他们手里,眼下好歹仍得让着点,老三,不妨先押着姓韦的小娘们过去,记住动作要温和小心,千万别惊着了那山汉!”

    裴四明与庄有寿之间,像是早已默契,他点点头,狞笑道:

    “你宽念,大哥,惊不着他,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一切都已成为过去啦!”

    庄有寿“嗯”了一声,自己一派洒脱的朝后退了两步,裴四明伸手抓牢韦秋娘瘦怯怯的肩膀,推着她往崔鳌站立的地方凑近,脚步移动间,不忘先发声招呼:

    “二哥,齐二哥,你还好吧?忍着点,马上就脱离苦海喽……”

    崔鳌与潘一心脚边,即是“遁天网”铺设的位置,这时,潘一心故意扭动身体,嘴里嗯哈不清的出声,表示他口中塞着东西,难以回答;裴四明仿佛接受了他的暗示,又前咕着咒骂起来。

    双方的距离,不过是五六丈远近,裴四明押解着韦秋娘向前走,动作虽慢,也眨眨眼就到了跟前,于是,潘一心缩肩垂着,仍不停扭动身子,崔鳌则在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隔着崔鳌还有四五步左右,裴四明已停止前进,他目光锐利的打量着潘一心,嘴里却冲着崔鳌轻喝:

    “人已带过来了,还不赶快放回我齐二哥?”

    崔鳌猛力一推潘一心,大叫着:

    “还你的人——”

    潘一心半是借着崔鳌猛推的力量,半是发足一股力气前冲,肥壮的身体,顿时像头疯牛般撞向裴四明,裴四明意外之下,不由惊呼一声,自己要躲,还不得不拦扶潘一心一把,刹那间二人已跌做一团,潘一心往下倒,左脚后弹,不偏不斜的端上韦秋娘臀部,韦秋娘踉跄前倾,已被崔鳌顺势拉到“遁天网”之上。于是,但闻“呼”的一声,网地卷飞而起,在半空中一个晃荡,业已吊升至一家后院的高墙之后,林幽深处。

    一切的过程,都在瞬息间发生,也在瞬息后结束,快得像是脑子里闪动的一串意念,像是飞速明灭的电光石火,于人们胜目结舌,不知所措的愕然里,所有演变即已成为过去。

    潘一心尚在地下与裴四明翻腾扭打——现在,裴四明总算知道这不是他的齐二哥了。

    于震惊过度后的须臾,庄有寿宛如吃多硫磺末般跳了起来,狂声怪吼:

    “我操你们的老娘啊,这些三八羔子逛了我们,你这群呆鸟犹在发什么愣?还不快快冲上去给我杀,给我宰,给我半口不留?!”

    旁边的几名大汉惊魂甫定,连忙发一声吼,提刀便冲,庄有寿双手倒翻,背后交叉背着一对“尖矛斧”也旋到手中,他双斧并舞。模样活像要吃人般跟着扑来。

    便在此刻,一声爆炸霹雳似的响起,烟硝碎石夹杂着一道火光上扬,前面的四五名“白麒麟帮”朋友首当其冲,宛如几只破木偶般被炸飞半空,又发着那种不似人声的哀嚎纷纷坠落,空气中充满了呛鼻的火药味,充满了令人作恶的血腥气……

    心胆俱裂的庄有寿连滚带爬的向后躲避,尚不待他摸清哪儿才是安全处所,又一记爆响起自他的脚下,火光四溅里,这位“活斧”便起了空,五藏六腑刹时溢他遍地!

    第三次爆炸声再起,好像锦上添花,却没啥玩意可炸了。

    篷车上的把式,早被崔鳌一斧背砸翻,而潘一心趁着裴四明在“隐地雷”爆开的一怔间,亦将模自靴筒的短刀送进这位“角蛇”的胸膛之内——他当然明白自己是如何侥幸,设若不是以这种违反常规的方式打斗,只怕姓裴的此时已将他活拆了!

    突兀里,有几溜火焰伴着阵阵爆炸声传自右侧的院墙后,而十余条人影刚从巷口及两边屋顶掠来,连续的四次爆炸便布成了一片烟幕火网,掀得人仰马翻!

    烟雾弥漫中,炙热的气流阵阵波荡,呛得人喘不过来,潘一心伸手抓住崔鳌,拖着他跌撞撞的奔向巷底……

    崔鳌的山居木屋,群英毕集,笑语喧腾。

    灯光雪亮,还挂起两只褪了色的红油纸灯笼,透几分洋洋喜气。

    韦秋娘也不再害臊了,小鸟般依在缪千祥怀里,缪千祥则只会咧嘴傻笑,和日间的愁眉苦脸相比,活像换了个人。

    汪来喜、姜福根、潘一心与崔鳌四个,头面手足上布满斑斑焦痕灼伤,连衣衫上下也烧破好些洞眼,人看起来糟黑脏乌,全不怎么像样,但他们却恍若不觉,一个比一个开心。

    囫囵完整的只有二位——杨豹和缪千祥,包括韦秋娘都受了点擦伤。

    这次同“白麒麟帮”的冲突,斗心斗力,他们总算得了一个全胜,却也胜得好不艰难凶险,潘一心老是惦着件事,找个间歇,他问汪来喜道:

    “来喜二哥,就在我与崔鳌逃出‘勾子胡弄’之前,忽然看到右边院子里冒出几溜火焰,还带着爆炸声,那是怎么回事?莫非另有相好的摸后门上啦?”

    汪来喜正拿一条油污的面巾在擦睑,闻言之下,不由呵呵笑道:

    “一点不错,潘肥,还记得咱们在搭救豹哥的时候,于那爿废弃的农舍之前,暗里窥及的两个白衣人?”

    潘一心道:

    “当然记得,姓齐的不是叫他们什么‘一青二白’么?”

    汪来喜笑道:

    “就是他们,这趟他们三个找上姓庄的一伙,不知准备着合干一票什么买卖,但可以确定的是,‘白麒麟帮’半截腰上出了这桩纸漏,买卖是干不成了;大概他们彼此之间有过约定,琢磨着摆乎了我哥几个再接着办事,那‘一青二白’三位便不得不帮姓庄的一把,因此巷子里正热闹着,‘一青二白’就闷不吭声的从后头摸了上来,他们摸上来的时节,亦正是秋娘由网儿兜着荡过来的一刹!”

    姜福根骂了一声,接口道:

    “还是我先发觉的,他娘那三个兔崽子却好一付身手,我才往前一拦,三个人鬼也似的圈了上来,我招子尚未瞥清,腰眼上已挨了一记,不知是被什么东西打的,竟差点打叉了气,我顺势滚向地下,来喜二哥的‘飞焰箭’业已出手,他老人家亦是够狠促狭,‘飞焰箭’不是冲着人掷,乃是对着那三位的兵刃投射,当然啦,人家挥动家伙就待磕落,火药箭碰上硬物,轰轰连响,‘一青二白’立时变成了三条火虫,却也没翻腾几下就动弹不得了……”

    汪来喜双手一拍:

    “这叫剃头拍巴掌——完事啦。”

    杨豹眯着眼道:

    “来喜,那齐灵川,咱们待如何处置他?”

    做了个诧异的表情,汪来喜道:

    “这还用问?豹哥,你说说,如果姓齐的得命回去,咱们兄弟往后尚有好日子过么?”

    姜福根道:

    “来喜二哥才不是讲明了?我兄弟伙与‘白麒麟帮’之间的架子,正如剃头的拍巴掌——完事啦。”

    杨豹默然,心中却不无感触,固然福祸无门,唯人自招,固然因果报应,只争迟早,但血淋淋的事实,却总是令人难以释怀的……

    不知什么时候,缪千祥已经挽着韦秋娘走出屋外,自带角悬挂着的红油纸笼光晕投洒下,两个人正依偎好紧,粉蒙蒙的华辉,虽有点褪色,却仍掩不住那一片绔丽馨芳,在这一刻里,他们的世界,大概不会有别人了吧?

    夜空中,疏星闪烁。

    有半强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