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宝刀》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第八章

    狮心王理查,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骁勇善战的国王,他的战甲上的护心镜,直径10寸,外层镶有三圈宝石,一共是81颗,其中有27颗,已经失去。那是理查王在作战时,中了敌人的矛和箭,才失去的,为了纪念当时战情的惨烈,一直没有补镶上去。而镜面上,也几乎布满了凹凸不平的痕迹,来源和失去的宝石一样。如果说,这面护心镜是勇敢和信心,以及胜利的象征,当然绝不为过,但现代社会的人,究竟现实得多了,就凭这些,自然不能使这面护心镜有那么高的价钱,使那面护心镜成为伊通古董店的十大珍藏的原因,这是因为护心镜是两层的,两层之间,有半寸的空隙。传说理查王相信钻石是最坚硬的东西,代表永远不断,绝对的胜利,所以在这个夹层之中,他用了72块琢成长方形的钻石来填充。

    这是一个传说,这面护心镜在一百多年前,再次被发现,又被鉴定为的确是狮心王理查战甲上的宝物之后,一直被各种各样的人所珍藏,也没有什么人为了夹层里的钻石,而将制作精巧的护心镜弄毁过,也就是说,没有人真正见过夹层中的那些钻石,伊通古董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家手中,以高价买到了这面护心镜。

    当时,轰动考古学界的是,伊通古董店的主人,为了这面护心镜的真伪,和传说中夹层中的钻石的问题公开作过研究。

    专家利用调光透射,证明在两层八分之一寸厚的钢片的夹层之中,的确藏有钻石,而且,还测出了它们的折光重量,每一颗不多不少,是80米拉,总重量是5760卡拉。

    当年轻人研究着有关这面护心镜的资料之际,他心中不禁有点怀疑,卢拉酋长想得到那些古董,究竟是不是为了那一批世上不可能再有的钻石?

    当年轻人在仔细阅读那些资料之际,他是在离伊通古董店不远处,一家幽静的咖啡室内,而奥丽卡公主,则遵守着她的誓言,就在年轻人的对面。

    年轻人足足有1小时没有抬起头来望她一眼,以致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两个显然已经退休了的老妇人,正在窃窃私议,觉得很奇怪,何以这个黑头发的小伙子可以忍得住那么久不看他美丽女伴一眼。

    年轻人看着资料上,和和那护心镜原来大小一样的彩色图片,他自然也看到过哥耶四世的假制品,他不能不说一句,哥耶四世是一个天才;镜上的凹痕,大小、深浅,几乎完全一样。

    他曾进过伊通古董店两次,在第二次进去的时候,他已经是另有目的而去的,虽然事情后来的发展,和他的预料完全不一样,但是当时,他也曾想留意那面护心镜,因为那是十大珍藏中最贵重的一件。

    但是他却没有看到那护心镜在什么地方。那护心镜自然是在古董店内,因为只怕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放在那古董店里更安全的地方了,可是,它放在什么隐蔽的地方呢?是不是也和其它的珍藏一样,有着直通经理室的传送设备呢?自己要将真的掉换出来,应该如何去进行才好?

    年轻人想到了这一连串问题,不由自主,苦笑了起来。

    自然,以他在那古董店中信用而论,他是可以逞自走进古董店去,向经理要求看那面护心镜的,他也毫不怀疑自己,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就在看的时候,以假换真。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事发之后,他一定会受到怀疑,古查店的经理会将他的样子讲出来,专业人士会画出九成像他的图形,全世界的警察,会将他当作外来的太空人一样地对付他,保险公司的密探,会像影子一样地跟着他,一句话,他完了!

    简单的办法不能使用,那么当然只好偷进去了!年轻人想到这里,苦笑了一下,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奥丽卡公主,她站了起来,年轻人向她摊摊手,作了一个公主可以明白的神情,公主又坐了下来,年轻人离开了座位,向咖啡店的店堂后走去。

    他在洗手间内,花了10分钟的时间,10分钟的时间不算很长,而当他从洗手间走出来以后,证明他那10分钟的时间,完全没有白费。

    他的样子,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头发,变得卷曲浓密,那决不是戴上去的假头发,只有最拙劣的化装术才使用假头发,因为只要是细心一点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种特殊配方的药水作用,这种药水,可以使得毛发看起来浓稠,而且使毛发较细的部分收缩,以致令得头发变得卷曲。

    他的肤色,看来也黝黑得多,简直是一种深棕色,那也不是化装油彩的作用,而是一种不脱色的染料所造成的效果。

    那种不脱色的染料,稀薄如水,一涂上皮肤,在72小时内,除非将皮肤揭下来,否则,无法令之褪色,而且,这种染料,含有相当浓烈的碱性,对皮肤有一定程度的伤害,也就是说,它会使皮肤收缩变得粗糙,皮肤上的汗毛变得突出,毛孔变粗的效果。

    年轻人的眼睛,也变成了一种浓浊的黄色,不是原来的棕色,那也不是有色隐形眼镜的作用,而是他服下了适量的颠茄之后的自然反应。

    更难得的是,他的身上,还隐隐散发着一种体臭,那种味道:“当别人和他距离接近时,就可以明显地嗅得出来,那实在是很容易,用一滴有这种气味的液体,化在水中,用这种水来洗一洗手,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换言之,当年轻人自洗手间中走出来的时候,10分钟的时间,已经使得他变成一个印度人!虽然印度早已滑了四个阶级,但是印度还是世界上贫富悬殊,距离最大的地方,说得更精确一点,年轻人自洗手间出来之后,已经变成了一个一望而知是出身十分高贵的印度人。

    年轻人离开了洗手间,并不走店堂,而是绕过了一个堆放杂物的天井,到来了后门前,他轻轻地推开后门跨了出去。

    当他轻轻跨出去之时.他的心中,还在高兴,因为奥丽卡公主,还在店堂中等着他,尽管10分钟的时间太长,已经足以令得她起疑了,可是却还未必想得到,他已经溜之大吉了。

    不过,年轻人那种想法,只不过维持1秒钟,他前脚才跨出去,奥丽卡公主的手臂,就已经插进了他的臂弯之中!

    年轻人“哼”地一声,道:“我应该从前门走出去的。”

    公主笑着,道:“你从前面出去,我就会在前门等你。”

    年轻人苦笑着没说话。

    奥丽卡笑了起来又道:“我不会分身术,可是我会想,你进去了那么久,一定是想摆脱我,你猜我一定会在后门等,所以你大可在前门出去,不过你料到了这一点,想我也能料到这一点,所以你从后门走,因此我就在后门等你!没说错吧?”

    年轻人用印度语说了一句,道:“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公主也用同样的语言,回答了他一句,道;“你懂的,只不过你希望自己不懂。”

    年轻人转头望着公主,再没有话可说了。

    奥丽卡公主显得十分高兴,高兴得就像是一个在游戏中获胜了的小孩子一样,他们一起走出了后巷,年轻人停下来道:“真抱歉,我还是要离开你,我要到古董店去,进行工作,你没有化装,不能去。”

    公主爽气地道:“我同意,我可以在外面等你,我将那面护心镜的复制品带来了,你可要带去?”

    年轻人向公主提着的大型手袋,望了一眼,并不立即回答,燃着了一支烟,吸着,等到烟灰有1寸长之际,他才道:“暂时不用吧,你不能希望第一次,就将一件最贵重的东西换出来的。”

    公主似笑非笑地望着年轻人,年轻人突然变得轻松起来,道:“你虽然比以前聪明得多了,可是任何人,绝无法聪明到了可以看穿他人心事的地步。”

    公主像是有点伤感,道:“你像能够的!”

    年轻人摇着头道:“我也不能,譬如说,我就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我!”

    公主还没有出声,年轻人已经转过身,以十分轻盈的步伐,过了马路着他走过去的方向,他是直向着伊通古董店走去的,而奥丽卡公主,也一直到目送他进了古董店,才慢慢过了马路。

    在走进古董店前的半分钟,年轻人自袋中取出了一只巨大的红宝石戒指,戴在手指上,那自然是一颗真正的、红得令人心直向下沉的红宝石,如果你要使伊通古董店的老板,相信你是他的一个大主顾,那么,你就不要想用一颗假的宝石来骗过他的眼神。

    年轻人推门,走了进去,和以前两次一样,店堂听人不多,一个店员笑着,迎了上来,年轻人用标准的牛津英语道:“我要见你们的经理。”

    印度虽然落后,但是印度的贵族和宫豪的子弟,却全出身在英国的最高学府,这一点自然是不能忽略的。

    店员恭敬地答应了一声,道:“请等一等!”

    在年轻人停留在店堂内的那1分钟内,他又再度打量了一下店堂中的情形。

    一切防盗的装置,是不是可以应付,固然是一个问题,但是看来,那还不是主要的问题,防盗装置不论如何精密巧妙,全是机械装置,而机械装置,是人设计出来的,也一定可以对付。

    现在看起来,最难对付的,还是遍布在店堂之中,24小时都在警戒着的那十六名护卫人员,要进入店堂而不被他们发觉,简直不可能。

    年轻人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并没有多久,经理就从经理室中,走了出来。当年轻看到他的时候,想起自己如果成功,当这位对古董有着如此热切爱好的老人,发现自己的藏品,全是假货的时候,一定会哀伤欲绝,那种哀伤,可能不是任何数量的金钱所能弥补的,想到这件事,他心里觉得很不是味道。

    他做过很多在法律上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事,但是他行事,他不会太去计较,他自己的良心是不是允许,才最重要。

    然而,现在这件事,他的良心,是不是允许他去这样做呢?

    年轻人还未曾得到确切的答案,经理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向前他伸出手来,年轻人也伸出手来,和经理握了一握,同时,欠了欠身——欠身,是表示他是学过上流社会熏陶的礼貌,而并不站起来,那是表示他特殊而尊贵的地位,这正是他要给经理的印象。

    在经过了几句不相干的寒暄之后,经理望着年轻人,年轻人也提出了他来的目的,道;“听说贵店,藏有我们祖先的一顶皇冠?”

    古董店经理,发出了“啊”地一声,然后,他立即为自己的失态道歉,道:“对不起,阁下应该说,我们曾经藏有一顶印度孔雀王朝时代的皇冠!”

    年轻人扬了扬眉,神情失望而略带疑惑,经理摊了摊手,道:“昨天,那顶皇冠,卖给了一位王子。”

    年轻人道:“王子?什么王子?”

    经理道:“我不知道,但这位王子,向我们买了两年珍品,还有一件,是波斯王的佩刀。”

    年轻人脸上失望的神色更甚,道:“那样说来,已经没什么曾经是帝王使用过的东西,值得我要的了。”

    经理忙道:“不,阁下可曾经听说狮心王理查的护心镜,那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年轻人的心里,叹了一口气,刚才的疑惑,现在可以说已经有了答案,用诡计去对付这样一个容易上钩的人,那实在是不能容许的事情。

    他略停了一停,在那短时间中,经理又说了些有关那护心镜的话,年轻人有点心不在焉,所以,他看到古董店的门推开,有两个人,一先一后,走了进来,先推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老头子推着门,让一个老女人先走进来自己才跟着进来。

    老妇人一进古董店,就和一个店员熟络地招呼着,那店员也立时迎了上去,年轻人心中叹了一声,那收集中国铜器的老妇人,奥丽卡公主。

    而接着进来的那个老头子,年轻人才向他看了一眼,就不禁笑了起来。

    说实在的,年轻人完全不能凭着那老头子的面貌,认出他是什么人来,可是那老头子的口中咬着一只烟斗,那只烟斗,年轻人是认得出来的,年轻人忍不住微笑起来了,那是因为他叔叔来了。

    年轻人自己已独当一面,已经于过许多惊天动地的事,但是当他一看到他叔叔也到了的时候,他就有说不出来的快慰,好像再困难的事,也变得很容易了。

    老头子进来之后,只是向年轻人略望了一眼,就自顾自走了开去,去看拿破仑时代的法国银器去了,而奥丽卡公主化装的那个老妇人,在店员的陪同下,在年轻人身边经过之后,向年轻人眨了眨眼。

    年轻人报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古董店经理的神态,有点激动,重复着说道:“对不起,你错了,属于皇族的室物,世界公认的,应该是狮心王理查的护心镜,夹层中有着大块钻石的那一个护心镜!”

    年轻人又在心中叹了一声,古董店经理真正是一个极其诚实的人,用诡计去对付那样诚实的人,那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年轻人摇着头,道;“我也听过那护心镜的传说,不过,到现在为止。谁也未曾看到过那夹层中的钻石,只不过是传说而已。”

    古董店经理的脸,有点胀红,他用极坚决的语气道:“靠现代科学仪器的帮助,事实上,根本不必打开夹层,就可以知道里面的钻石,是世所罕有的奇珍,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一看有关它的资料。”

    年轻人一面听着经理讲着话,一面在注意着四周围的情形。

    姜毕竟是老的辣,他叔叔进来之后,连看也没有向他多看一眼,可是奥丽卡公主却有点沉不住气,频频向他望过来。

    年轻人心中迅速转念着,他已经有了决定,所以,他接受了经理的提议,点了点头,转身和经理一起向经理室走了过去。

    在走向经理室的时候,年轻人又向奥丽卡公主看了一下,他预期公主会有一下震动的,但公主却完全若无其事。

    奥丽卡公主完全没有反应,年轻人倒不禁震动了一下,因为他进古董店来,公主也跟进来,可知她真的是在实行她的“寸步不离”的办法,照说,他和经理一起进经理室去,她一定会感到愤怒的,但是她却一点表示也没有,那是为什么?

    年轻人其实只想了几秒钟,就已经明白了,他知道,一定是刚才公主挽着他的手臂,一起自后巷中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在他的身上,放下了小型的偷听器,她不怕他暂时离开,因为她可以听到他和经理在讲些什么。

    在经理推开门,先走进经理室,而他跟着走进去之后,他已经发现那小型偷听器的所在之处了,那是在他的后衣领之内。

    年轻人只是伸手摸到了那小型偷听器,并没有立时将之取下来,因为那具小型偷听器,对他已经决定的计划,有极大的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