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 > 武侠小说 > 《小宝六凤》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秦淮双凤适和坤

第十一章 秦淮双凤适和坤

    李灏手拿一个蜡封竹管,道:-二兄弟,天山密封急报,快看看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家全都来到了大厅。

    小宝急不及待,捏碎了竹管,抽出了白绢,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指示。

    大家全围在一起观看。

    头一段是梅再生写的:-奉神尼示谕,乾隆南游,正是发动边乱良机,已示马氏双雄与准噶尔洽妥,咱们支援一部份山中高手,并供应他们所需,他们随时可以反叛满清,宣布独立,现在他们人物约有二万名人马,咱们山上计划支援二千人做前部,另已拨白银百万两、日用品一百车,此次战争虽难期全胜,但消耗满虏三年两载不成问题,这样一来满虏虎力将大为减弱,但战事一起,喜峪关是通山上唯一孔道,恐遭封闭,故在最近期内急调白银千万两,物资多多誉善,若能弄来二三万颗价三五十两珠宝更佳。再者,前报嘉峪关守将已在掌握之中,应即叫大牛携眷住在嘉峪关就近连络,必要时重贿,切记!又,-汝可以兴德少主身份进京,仍照康熙年间一样,为他们保饷,更可从中取利为要!-师再生手示-

    小宝,我很高兴你为我娶了三个徒媳,要不是为大局,双凤我真舍不得给和坤,咳!为大局忍啦!不过等大局有成之后,你最好把她们也带山上来,切记!小师娘朱莺示-

    第三段是马氏双雄老大马平山写的:-骥儿,咱们要打仗咧。爹跟你二叔这回带人去支援准噶尔,好好干一仗,你要配合岂悦好好干一番,可不能给爹丢人哪!父字-

    好!要跟满奴开战了,大依伙全摩拳擦掌。

    小宝道:-各位,各位咱别紧张,干仗是山上人跟准噶尔部的事,没咱啥关系,咱们还是照指示准备吧!-

    大家刚上来的火,又被他浇息了。

    大牛道:-梅师要我们俩口子到嘉峪关,什么时候去?——

    咱们商量好就去!——

    二秃子输给人家了,怎么办?——

    不要紧,这仗要打几年呢,何况二秃子又不是菜鸟,我包你们不出三个月,准会带着霍艳芬一块回来——

    你真有把握?——

    当然有-

    小癞痢道:-到时候他要不回来,我们拿你是问!——

    没问题,实在不行拿你去把他换回来就成了-

    大伙被他这句话说得哄堂大笑,紧张气氛冲淡不少。

    小宝问道:-李二哥!-

    李灏道:-兄弟,什么事?——

    二哥金陵跟南昌两家兴德钱庄,大概有多少钱?-

    李濒约略算了下,道:-自这两家创立至今,除每月支援山上五万两外,大约有三四万进项,这二十多年下来最少也有千万以上啦!兄弟你要调多少?——

    二哥,由你这儿急拨三百万两到西安,我们这就赶西安去!——

    好!三天内起运!——

    好!我在沈大伯那儿点收-

    小宝他们,连夜赶去了西安,沈奎的-绿野山庄。

    大牛则赶到家里会老婆。

    沈奎一见面就问道:-大牛同二秃子呢?——

    大伯,大牛回家抱老婆去啦,二秃子输给人家啦!——

    怎么?输给人家啦?怎么回事?-

    小宝把二秃子跟霍艳芬的事说了-

    哈哈哈哈!只有你们这种实货才玩得出这花样-沈奎接着又问道:-她们几位?——

    来!你们过来叩见大伯父!-

    玉蓉格格、霍玉洁、玉蝴蝶,全过来啦!小宝一指玉蓉道:-七格格的女儿玉蓉!——

    玉蓉叩见大伯父!-说着拜了下去-

    快起来,快起来!你娘跟你师父还有一段情呢,啊哈哈哈!你们小一辈接起来啦!-

    小宝再指霍玉洁道:-霍老最小的女儿,大伯父你该认得嘛!——

    哈哈哈哈!认得、认得,红燕子说的不错,也真跟了你!-

    霜玉洁忙拜了下去道:-玉洁叩见沈大伯!——

    快起来、快起来!-

    小宝又一指玉蝴蝶道:-时玉蝶,时老爷子的侄孙子——

    时玉蝶叩见沈大伯!-也拜了下去-

    啊!时老有侄孙女?-

    小宝把时家事约略说了一遍-

    啊!有这种事!-接着挽起了玉蝴蝶。

    小宝再介绍秦淮双凤同老鸨子,他只说是义母两位义妹。

    老鸨子与沈奎相互见礼。双凤则大礼拜见!

    一切介绍完毕之后,沈奎道:-你们这趟来是……-

    小宝把天山指示呈给了他。

    沈奎一看,兴奋道:-啊!要打起来啦!好!好!——

    大伯父,山上计划要打上几年,要我们准备银子跟物资啊!——

    没问题,光准噶尔一部只有两万多人,打十年也没问题,光我管的这四家分号就有五千多万两,我明天就叫他们准备,随时可以起运——

    好!既是这样,侄儿就放心了!我在李灏二哥那儿拨了三百万两,三天内运来——

    好!咱们先给山上运一千万去,你尔后用保饷的名,给山上弄一千万两去,这是够打十年的啦!——

    好!大伯咱就这么办啦,至于物资方面也由您筹划啦!我过几天就进京,在京里去徽动——

    好!咱们双管齐下,叫大牛赶紧带着老婆去嘉峪关守住大门,那个地方可千万出不得毛病——

    大伯放心吧!那几位守将早买通啦!-

    话说,乾隆皇上回銮了,他命这次随驾善画的大臣,分别把江南明媚风光,绘了四十景,然后照着圆样改建圆明圆。

    这个美差,他就叫心爱大臣和中堂承办。

    和坤一接手这案子,这可是把猪拱门的美差,可以大发利市了,他首先通令全国,广征皇木,再徼工夫,最杰出的一项就是把全国有钱的列名捐献,共襄盛举。

    由得他这么乱搞,可是乾隆皇根本不过问。

    兴德是全国最大钱庄,限捐,和坤定了一百万两。

    小宝这下子,表现机会来了,不但遵命照捐,而且领头捐,加倍的捐,一接到乐捐通知,第二天就带着二百万两银票,呈献到中堂府。

    和坤昨天才下令捐献,今天就有人加倍捐献,一下子就二百万两,十分欢乐,立即说了声-召见。

    小宝随令到客厅拜见和中堂。

    和坤道:-梅少东,你真支持我的政策呀!——

    大人!草民得蒙大人召见,乃天大荣宠!-说着呈上一个锦囊。

    和坤打开一看!哇哇!全是龙眼大的珠宝,耀眼生光,他是见过世面的,这么大的珍宝每颗最少也值万两,足足五十颗-

    你这是……——

    小小见面札,大人笑纳把玩吧!——

    啊……这……——

    草民以后靠大人提拔关照的地方多啦!——

    哈哈哈哈!这么说我愧收啦!-他老实不客气收啦,接着和坤又道:-梅少东,你可真够大方啊!——

    中堂大人,你恐怕不知兴德与皇家的关系?——

    你说什么?兴德与皇家有关?——

    先师在世时,先皇还是贝勒呢,二人交称莫逆,先师曾亲口答应兴德所有,全部支援先皇——

    啊!还有这个事?——

    先皇登基,先师谢世,兴德才与皇家断了来往,如今皇太后还是雍王福晋时,还一直想认我小师母作干格格呢!——

    这么说你跟皇家不外嘛!——

    当然,像三朝元老额大人等跟先师全是亲友呢!——

    哦!那我抽空得到你们兴德宝号回拜一下——

    能得中堂赏光,那真使草民等蓬壁生辉!——

    好吧,这两天内我抽空回拜!-接着他一端茶杯。

    小宝忙道:-草民告退!-(原来在清朝端茶就是送客的意思。)

    小宝一站起来,和坤道:-替我送梅少东!-

    下人们忙道:-喳!-

    和坤还真的进宫问乾隆皇上兴德与先皇间的关系?乾隆毫不隐晦的把没有兴德,先皇很难当上皇上说了,而且还把这次南游丢贴身玉佩事,也告诉了他。

    和坤一听,小宝说的全是真的,第二天就来回拜。

    小宝把他请入后厅,正在说家常,就听门外有人叫道:-大哥在么?-接着一推门,出现了两位打扮朴素的可人,人却长的花朵般的美,美若出水芙蓉,娇艳极了!就听大的道:-唷!丫头婆子真可恨,哥哥会着官爷,也不知会一声!-说着又对和坤望了一眼。

    和坤一见这二位大美人魂都没了。

    可是二女忙把门关上走啦!

    和坤忙问道:-梅少东,这二位是……——

    咳!中堂大人,这是我块心病!——

    怎么?——

    中堂大人您是不知道我的出身?——

    你不是以前杨州侠少梅大大侠的后人么?——

    啊!哈哈哈!我对先义父兼先师面也没见过呀!——

    这是怎么回事?——

    大人哪!说起来惭愧,我从小是个孤儿,被一个好心的养母,收养了八年,养母有两个女儿,一个七岁、一个周岁,就在我八岁那年,遇上了师祖同小师母,用一千两银子向养母买我做先师养子兼传人——

    噢!你是这样成为梅家少东的——

    是啊!我在梅家同三位跟我一样的义兄一起,不过小师娘叫我担任整顿兴德——

    那你与这两位姑娘呢?——

    咳!是这样的,我原先的养母家遭大难,后来流落到金陵秦淮河啦!——

    是啊!——

    她们干什么?——

    她们姐妹两成了画舫红妓了!——

    你们怎么又遇到的呢?——

    是这样的,我到金陵看兴德分号业务,外柜先生没事带我们游画舫,我样子变了,可是我当初的养母没变哪,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养母多大了?——

    我离开时她三十多,现在才四十多岁——

    嗯!这年纪人是不会变——

    一打听,才知秦淮双凤就是我那两位养妹——

    后来呢?——

    后来我假意出二十万银子为她们赎身,她们才脱籍跟我进京来啦!——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咳!我就是为这个作难呢!——

    何不把她们嫁了?——

    难、难、难!——

    这有何难?——

    大人请想,依目前我的身份……——

    嗯!兴德少东,富甲天下,哈哈哈哈!——

    您想,能给个不三不四的人么?——

    嗯!这倒也是!——

    可是您想,要嫁个正人君子,她两是秦淮风月出身,要让人家知道了,那后果……——

    你不要叫人们知道嘛!——

    大人,有不透风的墙吗?——

    这……,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正为这事为难呢,大人可有高见?——

    何不跟对方明说!——

    说明了人家还肯要么?——

    这……——

    草民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只有找个好的主儿做妾!——

    做妾?——

    嗯!在官宦中找位年龄不算太大的老爷,再有位不太苛刻的夫人,给他做妾,这样我才能安心,为了不受轻视,我这哥哥可以送上大笔珠宝嫁妆!——

    你真是这个想法?——

    您说,还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么?——

    嗯!这倒不失为是个好法了——

    可惜我在京中没认得几位官老爷——

    你看下官如何?——

    送客!-

    和坤一见他翻了脸,也火了道:-你不愿意就不愿意,这是对本中堂的态度么?——

    啊!哈哈哈哈!送中堂回府准备,我今晚就把她们姐妹送到府中-

    和坤也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叫我回府准备呀!——

    中堂请想,您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我本万万不敢高攀,如今您开了金口,草民还会错过机会么?-

    二人同时哈哈大笑!和坤道:-这么说我真得回府准备了!——

    我把她姐妹送进中堂府,一入侯门深似海,这下子可苦了我的养母喽!——

    你可以把养母也送我府中去呀!——

    她是您侍姬之母,地位尴尬!——

    那我叫她们姐妹每月多回来几趟探亲吧!——

    谢中堂大人恩典,您先回府,她姐妹掌灯前必到-

    小宝傍晚,带着两乘四人抬呢轿,自己骑着高头大马,进了中堂府。

    中堂府早就准备好了,他们一进门就两厢动乐啦!新人直到后厅下轿。

    新房儿臂巨灯高烧!和坤则坐在正中央一把大靠椅上。

    早有家人充当司仪高唱:-新人下轿!-这时双凤姐妹下轿。

    早有婆子丫环过来挽扶!然后司仪再叫:-叩见老爷!-她二人则双双对和坤拜了下去-

    起!-

    二人拜罢,起来了!

    小宝在一旁道:-礼该拜见夫人,夫人呢?-

    和坤哈哈笑道:-本官自娶的,连皇上钦赐的老婆现有七八个,可就没确立谁该是中堂夫人,她们全是姐妹-

    他这一说,由门外进来了七八位花枝招展的女人,全是和坤的小老婆,进来之后,跟双凤姐妹好不亲热!

    小宝奇怪问道:-中堂还没有正室夫人?——

    可不是,我跟皇上的关系,八成也瞒不了你?-

    小宝这时不好接腔,只有含笑不语。

    和坤道:-有时他在外面玩剩下的女人,给我两个,我们俩,一个人似的,也不能不收,有时他到我这儿了,看上她们姐妹,我也不能不让她们伺候他,所以我没有立正室夫人,反正玩的全是小妾嘛,没有中堂夫人-

    小宝哈哈笑道:-咱们这位皇上也怪,他专喜欢玩弄命妇,这次南游,接驾之人的夫人、女儿,家妓全叫他搞了!——

    可不是,皇上就是有这点儿毛病!——

    听说大学士传桓的老婆董鄂氏,跟他一腿?——

    他这个舅嫂在八旗中本就是大美人,又给他生了个私生子起了个名儿叫福康安,喜欢的不得了呢!——

    那将来呢?——

    那还少的了赏黄带子对爵呀!——

    行么?——

    他的亲骨肉,谁敢说什么?-

    两人又相视,哈哈大笑!这时双凤姐妹,把带来的嫁妆珠宝,对一般高的夫人,每人送了两颗。

    和坤一见,眼就一亮,每颗足值二、三万两银子,哈哈笑道:-你这两个妹妹,果有大家风度,我可以在她们之中选一扶做夫人了!——

    大人,这千万不可以,她们福薄,命贱,您这样一来,反而折了她们-

    二人又哈哈大笑!

    和坤笑着说道:-她们比我大方啊!把珠宝挂在别人身上欣赏,我的全都保存在库里呢!-

    小宝道:-珠宝放在库房等于废物——

    此话怎讲?——

    既不能吃,又不能看,只有给管事的一个人欣赏——

    你说那该怎么办?——

    全挂在架子上每天欣赏啊!——

    那要多少架子,多少人看着啊?——

    全挂在夫人的身上,有夫人保管一颗也不会少哇,您看到夫人了,又瞧见珍宝啦!——

    对!这我怎么设想到?好!叫管库的把珠宝镶成饰物,赏给所有夫人戴!-

    好,从这时起,他贪的更凶了!

    摆洒!喜宴开始了。

    正好,二十个人一大圆桌。

    和坤中央一坐,双凤一边-个相陪。

    小宝做在对面。

    其余则是和坤的小老婆。

    看来和坤的小老婆八成全是娼妓出身,要不是酒宴之中,为啥老往小宝身上蹭呢!

    天交二鼓,小宝道:-天不早啦!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该告辞了!-

    他骑马回兴德了!一进门,大家伙全在大厅等消息呢!他把双凤送进中堂府的事说了一遍。

    老干妈(秦淮的老鸨子)道:-今后可就得看这两个孩子的表现呢!-

    玉蝴蝶口没遮拦道:-说不定会朝天子,上龙床呢!-

    小宝斥道:-小孩子不懂事,这话也能乱说!-

    大伙哄然大笑!康武道:-这下子可给和坤贴上了块膏药,不过这手段可不怎么高明哇!-

    小癞痢道:-大爷爷,您没听过?成大事者不拘细节,想想当年管仲射钩!——

    哈哈哈哈!也只好这样宽慰自己了-

    再说和坤!成亲后,没话说,入洞房吧!

    老小子今夜一箭双雕,乐不可支!进房之后,少不得宽衣解带。

    姐妹二人,替他宽衣,别看他是当朝一品,位列三台的大员,可是那话儿要跟小宝比呀,可就不够看了!

    五寸不到,又尖、又瘦,还带着包头,不过二女嫁给他,另有目的,对这三寸之枯树皮,忍啦!-

    谁先来?-

    紫风说了:-妹妹刚开苞没几天,穴还热着呢,大人快上吧,包跟原封货差不多!——

    噢!哈哈哈!-和坤笑着上了金凤!别看金凤同小宝两人干了好几天,由于小宝天生本钱大,虽操的金凤死去活来,痛快死啦!可是小宝那只终究是特大号的,穴被入的到现在还有点肿呢,不过这样更好,跟刚开苞-样。

    和坤一上身,就感到金凤的穴,与以往操过的全不一样,真是紧、暖,香、干、浅!美透了!金凤又把平常在画舫上学的:吸、吮、夹、拱、揉也全用上了。

    和坤叫道:-美!美极了!我由开始打炮以来,也没遇上这么美的穴,你是怎么练的呀?——

    大人哪!您别问了,快点动吧!等到跟我姐姐干时,才叫您知道人穴是什么滋味呢!嘻嘻!——

    你姐姐的比你还要好?——

    唷——好多少倍,不然怎么成秦淮名妓,嘻嘻!-

    好!为了早点结束战争,和坤埋头苦干!

    十五分钟后,行啦!双凤姐妹,忙着为他清洗干净,连后庭都一洗再洗。

    双凤这时一左、一右搂着他,让他好早些恢复精力。

    足足一刻钟,和坤的小二先生才再度抬头。

    紫凤见时候差不多了,忙叫金凤为他按摩,自己则用香茶漱口,然后用起了舌功。

    本来用舌头调情应该是男人主动,她姐妹知道和坤是当朝一品红员,绝不会对女人调情,为迎合的他胃口,姐妹两主动淫劲。

    她也照男人对付女人了样,先由耳根添起,然后是前胸以乳,女人舔男人的双乳原来也有反应,然后肚脐、丹田,最后是她两同时舔那五寸长的包头金龟跟卵泡。

    和坤被舔得早已一柱擎天,双腿绷直了!

    紫凤知他乾隆皇上有一手,是玻璃圈O号的龙阳君,于是又漱了漱口添他那O号,真使他美上了天,紫凤这才跟他开始放对。

    和坤翻身上马!金凤在旁帮忙扶着。

    滋——咕——咕——尬,一下子操到底啦!紫凤运起功来,在下面不停的连连颤抖!抖得和坤这美呀,差点一上来就送报纸(丢精)。

    还好有金凤在旁帮忙,点了他的精促穴,他只觉得二先生一硬,本来要出水,可是腰眼被点了下子,不但没出水,反而硬上加硬,他这个乐呀,就别提啦,接着他在紫凤身上就大干特干啦!

    紫凤天生异禀,更加上秦淮画舫多年的薰陶,比起大同府的姑娘-祟门叠户-不知又高明几千里也!和坤这一来,简直大乐、特乐,乐上了天了!

    紫凤更施出全部看家本领加以迎合。

    她!阴阜——大而宽!阴道——紧而萱!阴蒂——钩而弯!花心——大而尖!

    阴阜大而宽且高,干起来省力。

    阴道紧而萱,在插入后紧紧包住,因为萱并无压迫感。

    阴蒂钩而弯,在进出时能啃根部使人兴奋不已。

    花心大而尖,能研磨龟头钩住,消魂无限!紫凤再一运功,把个和坤乐疯了!他只感觉出下部在穴内被她的小穴先是不停的握握、松松,接着是吸吸、吮吮,然后又是钩钩勒勒!使他感到一阵酥、一阵麻、一阵痒,美死啦!

    于是说道:-紫凤!——

    大人!——

    我有生以来头一回这么舒服!——

    能使您舒服那是贱妾的荣宠!——

    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也是真心的呀!嘻嘻!-紫凤向他撒娇了-

    紫凤!——

    大人!——

    我这是生平头一回这么痛快,想当今皇上也没这么痛快过,我跟他俩人穿一条裤子嫌肥,我看那天你替我接次驾吧!——

    怎么?您要我接驾?——

    你不愿意么?——

    大人,我可是秦淮河的破烂货出身,您不怕我亵渎了皇上,那可是罪该万死啊!——

    咳!你说的可太严重了,咱这皇上什么都不好,就好逛窑子,以前八大胡同有过一个三姑娘,这趟江南弄了七八个窑子姑娘,全安置在汪如龙家里了——

    我倒没关系,可是我如今是您的侍妾啦?——

    吆!这更不是问题,我跟他根本就一个人儿似的——

    大人,您这话怎么说?——

    现在我也用不着瞒你,我是满州官学生出身——

    什么是满州官学生?——

    就好比你们汉人所中的秀才——

    哦!——

    我是下三旗出身,论身份只能当包衣——

    大人,什么是包衣?——

    包衣就是皇族亲贵家中的佣人——

    那大人您?——

    我家里花了几个钱在宫中当御前轿夫——

    您给皇上拍过轿?——

    是啊!有天皇上要出去,支事不全,皇上发了火,问谁的过失,我大胆对了句"黄守者不得辞其咎!"皇上命我抬头,他忽然说了句……——

    皇上说了句什么?——

    你怎么投生了男胎?——

    这是什么意思?——

    当时我也不知道哇!——

    后来呢?——

    皇上叫我解开衣领,我解开之后,他看了我脖子上的血志,就问我年龄——

    大人那年……——

    二十四!——

    那以后呢?——

    皇上不出銮了,把我叫到内宫,一把就把我搂入怀中。不停的念道:-你怎么投了男胎,你怎么投了男胎!-我听说宫中有个传言,说皇上当亲王时,看上了先皇的马佳氏皇妃,被如今皇太后发觉,下令勒死了,我一时心血来潮就对皇上那个说,皇上害得奴婢好惨!——

    以后呢?——

    当然我的屁股眼吃了大亏,可是人也由赐进士及第步步高升到今天哪!——

    那您还跟皇上唱后庭花呀?——

    很少啦!不过当时是夜夜唱,可是我也天天升,后来就不大唱了,近几年根本不唱了,可是他在外边弄了女人也找我尝尝,我有了好女人也请他吃吃异味——

    那贱妾怎么办?——

    你是我发现头一个最有女人味的女人,我想请皇上尝尝鲜,你如真不愿意咱们就算了——

    只要大人不在乎,我怕什么?——

    那好,咱们说定了,哪天我请圣驾来府——

    皇上以前玩过的那些窑姐呢?——

    他玩过还不是就算了,还能弄进宫去么!——

    那像八大胡同的三姑娘呢?——

    他还不是早忘啦,哈哈哈哈!——

    大人,小宝哥有个朋友,号官、罗七爷,可是三姑娘的恩客,因为三姑娘被皇上幸了,现在两人联起来啦!——

    那好办,跟你哥哥说,叫他们成亲吧,一切有我——

    谢谢大人啦!-

    和坤现在在她身上,又大动特动。

    紫凤更施出全身解数!和坤在美加美的情形下,大泄特泄了。

    三日回门!紫凤把和坤做主,叫罗七爷娶三姑娘的事一说。

    小宝大乐,忙跑到-迎龙书寓-跟老鸨子打商量。

    老鸨子想,当年自己是红姑娘时,被康熙嫖了,要不是当年兴德少东点醒了,还不敢接客呢,如今三姑娘还不是跟自己一样,一个好色的皇上,怎会把窑姐儿放在心上,罗七爷既是三姑娘的上头恩客,又是四品皇堂,三姑娘跟了他,马上就是四品夫人,而自己就是岳母大人,何必还再赚这血腥钱?于是一口答应了。

    小宝问三姑娘身价?老鸨子一口回绝道:-一文不要!-

    小宝道:-大娘,不要身价必有条件?——

    当然,我要罗大人明媒正娶!-

    小宝想了想道:-我请和中堂派人做媒可好?——

    能得和中堂派人为媒,不亚皇上赐婚,当然好,你办得到么?——

    你让我来试试!-

    小宝回来跟紫凤一说!

    紫凤道:-你想的真周到,和坤为媒,等于向皇上报了准,我想他一定亲自出现,不过么……?——

    不过什么?——

    那得我跟他好好磨磨才行啊!——

    那就多辛苦你了!——

    咳!你不知道,跟他磨蹭有多辛苦!——

    怎么?——

    他那如同老枯柴,磨蹭久了使人有多难受——

    那没法子,只有回娘家由哥哥我多给你补偿补偿!-

    小宝把她搂入怀中加以温存,一夜下来,小宝把她姐妹弄得服服贴贴的回去了。

    第二天和坤派家人通知,居然为罗小七与三姑娘亲自为媒。

    老鸨子这乐呀,嘴都乐歪了!小宝谢大媒这礼,是大珠一对,足值十万两。

    罗小七是全国号兵舵把子(首领),这一结婚全国号兵有不送礼的么?离京近的人,全请假来了,远的,礼也全到了,算算看,足足有二十万两银子,罗小七全部交给了新夫人,再由老泰水保定。

    老鸨子虽没要身价,光贺仪就二十多万。

    一切喜事张罢,小宝一手包办,就在兴德钱庄里面,高搭席棚,宴开三十桌流水席,除罗小七认识的,凡与兴德有来往的,全请了,最后一批光丐帮就来了三百多位,好不热闹!

    北京那里办喜事,咱们把笔头子调到嘉峪关走走!

    大牛带着老婆火凤凰,霍艳芳到了酒泉。

    火凤凰还是一身红,到处惹眼。

    二人一进威达客栈,掌柜的迎出来对大牛行道:-大叔,这位是?-

    他用手指着火凤凰道:-大哥,那是您的弟妹!-他接着叫火凤凰上前见礼。

    火凤凰这些日子来被大牛弄得乖乖的,服贴得很了!

    于是上前叫了声-大哥-,接着就施下礼去-

    大婶,您这称呼小侄可不敢当!——

    嘻嘻!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又是大哥,又是小侄?——

    这是山上称呼么,你叫大哥就对了——

    好嘛!咱们各叫各的!-

    就这样,大牛他们叫大哥,而这位掌柜仍持子侄礼-

    大哥,我们关上那位口盟大嫂还住在店里么?——

    在、在,不但她在,还生了个大胖儿子呢!——

    说真的,我们进关这一晃,好几年了!-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正在这时,有个粉而似的胖娃娃,刚会说话走路,出来了!

    火凤凰一见,就抱在怀中。

    这孩子不怕生,在怀中还直用小手抓她脸匿!掌柜的笑道:-这就是那位哨官的玉娃娃-

    火凤凰伸后一摸怀中,叫了声:-糟啦!——

    怎么啦?——

    我身上没带值钱东西——

    要值钱东西干啥?——

    跟玉娃娃见面咱能空着手么?——

    哎呀!我身上只有千儿百两的珠宝哇?怎么办?——

    大叔,您甭急,醉大爷那儿有批珠宝,挑几颗嘛!——

    大哥,咱别在称呼上扯了,你叫醉爷爷伯父,称我大叔,这简直乱子套,咱还是论哥们痛快!——

    好好好!兄弟!——

    这多干脆!-大牛转头对火凤凰道:-咱们去给醉爷爷磕头去!-

    火凤凰把玉娃娃交给掌柜,二人去了兴德洒泉分号。

    一进门!就见任常醒在抽干烟袋。

    大牛忙带着火凤凰磕下头去,道:-葛猛同火凤凰叩见醉爷爷!——

    唷!大牛哇,还多子一口,他们几个哪?-

    他这话臊得火凤凰脸绯红!-二秃了输给人家当奴才了,小宝同小癞痢在北京——

    快起来、快起来!你们怎么回来了?-

    二人起立落坐。

    大牛把这几年所作所为,详细的说明了一番-

    你们杀雍正我知道,因为我回了趟山,大家全说你们了不起,看样子这回你们又将干番大事业——

    还得要醉爷爷多指点!——

    你看起来猛张飞似的,挺会说话嘛!-

    大牛臊得脸一红!-你们除了来看我,有事么?——

    醉爷爷身边有没有较值钱的珠宝?——

    有,你要用多少?——

    晚辈想重贿嘉峪关守将,身边……——

    没跟你说我有嘛!-接着到内室取来一个锦囊,往外一倒,几十颗精光耀眼的大珠宝,行家看来,足在百万之上。

    任常醒道:-用多少自己挑!——

    晚辈想给守将的儿子玉娃娃个见面礼——

    嗯!-任常醒由其中挑了一红、一蓝两颗道:-这是一颗火油钻、一颗蓝钻,是这些中最好的,约值十万两,就用它吧!以后什么时候用,随时来拿,同时你们用钱,告诉水东流就行了——

    醉爷爷!水东流是谁呀?——

    威达客栈的掌柜呀!你们有事也可以跟他商量商量,这人不但老成持重,点子也满多呢!-

    二人带着两颗钻石回店了。

    常柜一见面就问:-醉大爷那儿有么?——

    水大哥,有、有,你看!-大牛说着把那两颗钻石递给了他。

    水东流接过二看点头道:-这是醉大爷那儿最好的两颗,这份礼够重了——

    水大哥,今晚能不能为我准备几桌酒席?——

    今晚不用了,明天吧,他们今晚有集会,你们二位正好赶上白吃!——

    他们有什么聚会?——

    说起来话长!——

    大哥,慢慢说,反正有的是时间——

    是这样的,上次他们把戏班子的花旦,做成了哨官的姘头之后,不是叫我按月送她千两银子么?——

    这事我知道——

    这位花旦是有心人——

    怎么?——

    小宝虽说是让她每月拿这一千两银子散散,以提高她的地位,可是她是唱戏的,经验丰富,知道这里边一定有文章,最后以不接受要协我!——

    大哥你?——

    我当然不会说实话,告诉她纯是好意,巩固哨官的领导地位——

    她信了,同时也跟哨官讲明了——

    以后呢?——

    她把这钱全部散给官兵了,大家对她比对哨官还听话呢!——

    她怎么散的?——

    她是个高人!——

    怎么高法?——

    是这样的,她并不是暗送,而是大大方方的送——

    怎么送法?——

    对伤病的患者,请名医看病,不论花多少银子,全是她出,病好了,再给几十两补养——

    好!高!——

    军中总不能天天病啊?可是人都总有生日——

    嗯!当然——

    每月她来个寿星大会,把过生日的全集全起来做寿,除了大吃大喝之后,每人给几十两过寿——

    好办法!——

    本来是夫人,现在成了公大嫂了!——

    今晚他们的聚会八成是……——

    对!今晚他们就是——广生会-

    傍晚!嘉峪关的守将,来了一大群。

    大颗儿全认得大牛,于是亲热上啦!没多久,哨官回来了,另两位哨长也来了。

    关上只剩一位哨长带着其余人马守关。

    哨官一见大牛,道:-唷!一晃好几年啦,你可回来啦!差点想煞你大哥我!-说着毛茸茸大手直拍。

    大牛道:-凤凰!快来见过关上几位大哥!-

    乖乖隆的咚!边城守军那见过这么美的大美人,全看直了眼。

    简直说吧!就拿他们公大嫂小花旦,也得差上一截。

    火凤凰大大方方的,同大家见礼!哨官道:-大妹子是……——

    她呀?她叫"火凤凰"!-

    你听这名儿就不是普通出身。再听下去!-西安鸿发赌场大小姐,被我赢来的老婆!-

    大伙儿哄堂大笑!房顶差点没顶走。

    哨官道:-他们哥三呢?——

    二秃子赌输了,跟人家当跟班呢!-

    大家听了,又是哄堂!-

    小宝同小癞痢正在北京调兵遣将办大事呢!-

    哨官道:-啊!小宝当官啦?——

    当个屁的官,还不是搞兴德——

    那怎么还要调兵遣将?——

    听说要打仗,他又得押粮保饷啊!——

    打仗?什么地方打仗啊?——

    不知道,这可是皇家机密,不过兴德已奉皇命积极准备,随时待命行动——

    那么兄弟你……——

    我也在准备呀!——

    你准备啥?——

    嘿嘿!秘密!哈哈!-

    大伙以为他说笑话,于是也都哈哈大笑!小花旦抱着玉娃儿出来了。

    别看玉娃娃小,在娘怀里,一进大厅,小拳头双手一抱,真跟大人似的,扬声道:-各位嘟嘟(叔叔)好!-

    又是哄堂叫-好!-

    有的人上前摸摸脸蛋!有的人上前亲亲面颊。

    小花旦发现了大牛夫妻,忙过去见礼!玉娃娃道:-嘟嘟(叔叔)在白天我就见过了!-

    话儿一出,又是哄堂大笑!

    大牛从怀中摸出那两颗钻石道:-嘟嘟给你两颗猫儿眼玩!-说着,在他小手中,每只放了一颗。

    哨官是个识货的,一看忙过来了道:-兄弟,你怎么能开这玩笑!——

    谁跟他开玩笑!不放心大哥不会替他保管好,等大了娶媳妇时再给他——

    那……——

    那什么呀!我们拿出了手还能收回来么?还不快替他收好——

    兄弟你这份情,我不说什么啦!——

    废话!自己兄弟有什么说的,嘻嘻!-

    大伙被他逗得又是哈哈大笑!哨官忙收起两颗钻石,郑重交给小花旦道:-这东西太珍贵了,替玉娃子保管好!-

    小花旦准知必是价值不薄,忙贴身藏好,这才与火凤凰姐妹相见,自有说不完的话题。

    酒宴上来了,大牛夫妻俩成了今天的佳宾。

    大家全冲他们夫妻俩来了!

    大牛一抱拳道:-各位大哥,酒——我能喝,不过你们要把我灌醉了,咱们今晚这场——-他做了个看小牌九的动作,道:-咱们就别玩了!-

    大伙一想,对呀!上次跟他结交时,他那一夜就输了五六千两,谁不想杀他几分?敬酒的动作也就意思意思了。

    哨官一面敬酒,一面叹了口气道:-你们哥几个,真是财神爷,上次遇上你们,大家发了个小财,可是你们一走,我们的财运,又全被你们绐带走了——

    大哥,您这话怎么说?——

    咳!是这样的,本来在关上每月丝客过关有五六拨,大约可收个二三千两外快,可是你们走了之后哇,越来越少,有时一两个月只过一拨,由去年到现在,一年多了,一拨也没有啦!——

    那你们怎么办呢?——

    你知道,你大嫂唱了几年戏,手头攒了几分,平时在关上他们又多分给我几两,就这样贴着用——

    大哥不能在他们那百货大车上动念头么?——

    咳!百货大车那能有几文哪?一车东西也值不了二百两,现在我们每车收十两税,个月才不过二三十辆车呀!——

    吆呀!大哥呀,你真拿百货车不当财神哪!——

    啊!他们会是财神?——

    大哥,你只知他们那车东西在酒泉不值二百两银子,我在西安看那车东西在酒泉不值二百两银子,我在西安看那车连一百两全不到,可是你要叫他们运往天山南北地方,那一车呀——-

    大伙全惊奇的问:-怎么样?——

    怎么样?最少可以卖四五百两——

    啊?有那么好的利水!——

    不信?大哥你把这条路包给我——

    怎么包法?——

    大哥,你做二百面小三角旗,盖上你们军中关防大印。每面我出一百两,大车出关一辆,交还一面,没有了,我再向队上去买,每月我最少可以去关三百车-

    一个哨长叫道:-乖乖,三百车那不是三万两啦!——

    二哥我们三万两,我最少也赚三万两,弄好了说不定我可以赚五六万两呢!-

    哨官问道:-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

    大哥你要决定了,明天一早我就把三万两白银拉到你队上去-

    哨官一拍桌子道:-行!兄弟咱们一言为定-

    大牛当时找来水掌柜的道:-水掌柜,明天一早把我存在柜上的银子,提三万两现银送关上——

    是!梅少东!——

    大哥,这行了吧?——

    好!兄弟,你真干脆!-

    大家又闹了回酒。

    这时小花旦到后面带来两个丫环,搬着两个托盘,每个上面放了八个五十两的大元宝,来到厅上。

    大家知道,这是今天最精彩的节目了,发寿礼!寿星高高兴兴的每人领回一个。

    实际今天来了三十多位,只有一半是寿星,另一半则是栅头(班长)。

    大牛心说,我今天再给他们来个高潮,当时对水掌柜的道:-水掌柜,把我存在柜上的银子,每位寿星我再奉献五十两,每位栅头孝敬一百两,两位哨长孝敬五百两,明天再算帐-

    好!没多久,水掌柜带着伙计把银子抬来照数分了。

    哨官笑道:-大伙全有,就老哥哥我没有哇?——

    大哥要银子,那儿不是给您放着三万两么?-

    大伙听了,哈哈大笑!其中有人提议大牛赌钱。

    哨官笑骂道:-你们他妈有钱涨,谁敢跟他赌?他连老婆都是赢来的,你们自己玩玩小的还可以!-

    其中一位哨长问道:-兄弟!弟妹真是赌赢来的?——

    当然!不信咱们现场表演-

    大伙全围了过来。

    大牛叫伙计洗了个大海碗。

    掏出四个色子一掷,居然是四个六——天豹子!

    火凤凰接过来一掷,居然一样,四个六——天豹子!

    二人每人掷了三把,结果全一样。

    大家轰雷似的叫起好来。

    哨官道:-你们二位全一样的技艺,她怎么输给了你呢?-

    大牛一拱肩、缩头、做鬼脸之后道:-戏法(魔术)人人会变,各有巧妙机关-

    火凤凰接口了:-我上了小宝一个大当,可是他也吃了我二妹一个大亏,把二秃子输啦!-

    大伙又是哄堂大笑!原来这赌鬼们赌的全是活人。

    大牛道:-咱推牌九,我保证没假!-

    大伙道:-你推,我们压!——

    好!我们两口子分两桌推,大家押-

    结果分两桌赌上了!大牛叫水掌柜又送来五千两白银当庄。

    大家赌了一夜,大家或多或少全赢了几十两。

    最后是大家乐收场。

    第二天,威达客栈水掌柜一大早就把三万两白花花用车送到了关上。

    哨官也用黄绸剪了三百面三角旗,盖了印,当作通行凭证。

    就这样,天山所要的千万白银,无数物资,就在每车百两的通关费用之下,不到五个月,全进了天山。